欧冠

体育场馆运营困局一年歇6天一天开14小时难营利

2019-03-26 12:59: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北京的大型赛事举行数量高居全国第一,给北京留下了宝贵的体育资源。如今,中小型体育场馆分散在京城各个城区,观其现状,或能一探场馆运营之困。

高收费与超负荷

在高温蓝色预警频现的北京城,尽管三伏如虎,但朝阳区的吴先生仍旧选择到朝阳体育馆打羽毛球,“我喜欢打球,基本上每周都来三四次,尽可能挑非黄金时段,这样便宜些小儿感冒退热糖浆。” 据了解,北京市多数羽毛球场馆采取分时段计价的手段,最大价格差别达1倍之多。

来自东城区的范正军跟朋友一起每周大概来地坛体育馆两次,“现在不是提倡全民健身么,体育馆有运营本钱应当适当收费,但两个小时90元的收费感觉还是有些贵了。”

体育场馆的高收费,已成为众多健身爱好者迈入场馆的“拦路虎”。对这个问题,地坛体育馆馆长崔国庆也有苦衷:“我们价格的制定是根据场馆全部运行的情况,比如工资、设施保护费、能源费等等,支出本钱是很高的。”今年地坛体育馆想维修场馆周边的路灯,但由于缺钱而只能作罢。据知情人士称,对部分体育场馆的水电费,国家采取特种行业标准,费用更加高昂。

“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让场馆不空闲,把时间和设施都充分利用起来。”崔国庆表示治小便发黄的中药,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地坛体育馆每天从早8点开放到晚上10点,日均接待1700人次,每年只关闭6天进行场馆、装备的维修和保护。14小时是北京大多数体育场馆的运营常态,部份场馆甚至扩大到了17小时连花清瘟颗粒的价格

如此一来,“对场地的消耗是很大的,现在馆里大毛病没有,小毛病很多。”朝阳体育馆馆长陈景春无奈道,“有些时候,为了节省能源,羽毛球馆里夏天都不开空调。但就是这样,仍旧只能委曲保持。2012年由于事业单位工资改革,馆里还负债70多万元。”

公益与市场难统筹

现在的体育场馆可以划分为商业和公共两种,前者完全进入市场,一切交予“看不见的手”掌控;后者则是事业单位属性,划归市、区体育局等单位管理,其中,又分为全额拨款、差额拨款、自收自支三种。

经费不足是场馆叫苦的主要原因。今年年初,河南省许昌市体育馆被曝私人承包一事便可略窥一斑。这并不是个例,全国大部分体育场馆都面临一样的问题。对归属事业单位的体育场馆,资金来源一部分为财政拨付,另外一部份则通过自主经营获取。但据了解,前者的拨付情况不容乐观。

“我们名义上是全额拨款的事业单位,但自10多年前,在平常运营中,财政就没有给过一分钱了。现在完全靠场馆自负盈亏。”陈景春说,“和我们情况类似的场馆,在北京市有很多。”

一方面,优惠或免费向公众开放,是自身公共属性的要求;另一方面,若对开放不加限制,就会致使亏本乃至负债。开放多了,场馆“受不了”;不开放,公众和政府“不高兴”。公共属性和平常运营的矛盾,导致有些场馆“仅挑几天开放”的不彻底。若不从根本上解决经费问题,场馆开放或只能延续如今“不痛不痒”的局面。

“我们虽属自收自支,但在人事权、工资权方面,仍旧遭到主管体育部门的限制。”崔国庆提到,这类“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少吃草”的现状难以为继。

急需明确功能定位

北京体育大学管理学院副院长林显鹏认为,致使场馆运营窘境的最大原因是功能定位不准确。体育场馆应当以公共服务为立足点,同时适当地进行商业运作,“但公共服务不等于低价或免费服务,而是建立不同层次的体育锻炼标准。”对一部分体育设施,对公众完全或分时段免费开放。与此同时,“中小型体育场馆如果有了更加系统、科学的管理,主动包装自己的运动项目,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好的经营模式,能够使闲置的体育场馆产生经济效益。”君泽君律师事务所律师周满华认为,可以通过大型展览、演出或商业活动将场馆空档期填满。对难以取得经济收益的场馆,可以将场馆无偿地向社会公众开放,吸引人流,产生凝聚效应,从而带动周边经济,“算是体育场馆另一种情势的贡献。”

自2009年始,地坛体育馆进行了一项场馆免费开放实验——“快乐周末”。每到周日上午,为周边居民举办保龄球比赛,免费开放保龄球馆并发放比赛奖品。2010年时又把活动推行到羽毛球馆,只要周日上午馆内没有团体性活动,每周都会举行,广受周边居民欢迎。

“一方面,场馆要牢抓以人为本,丰富服务内容和形式;另一方面,建立全民健身层次标准,明确不同场馆的不同定位,是当务之急。”林显鹏呼吁,虽然“125”公共体育设施建设规划已经出台,但更具体的相关内容仍在争辩当中,国家需要高度重视标准的建立,从本源上解决场馆运营之困。陈晨曦 自国天然 王来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