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补天道 939.第939章 九七四 遨游星海间,再见玉璧前

2019-10-12 18:46: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补天道 939.第939章 九七四 遨游星海间,再见玉璧前

光芒一闪,星海中的玉璧前出现一人,正是孟帅。此时他衣衫整洁,又恢复到进来时的样子,唯一不同的是背后悬浮了一个小小的沙漏。

孟帅看着玄奥深沉的玉璧,微微一笑,道:“可惜那幻影没什么智慧,不然表情可能很有趣。”

之前他故意说得一腔热血,到头来却选择退出,就是他有意在戏弄对方,可惜他面对的是无知无识的幻影,说完之后,对方毫无反应,就把他送了出去。

至于他为什么存心戏弄,和他选择退出的理由是一样的――

别把人当傻子。

不过这镜之宫做事还算讲究,把他传送出来,还给了他三次机会去星海中选取封印。

他再次撞大运,选了三个封印后,没有之前的镜面呈现,而是变作三个封印石,送到了他手里。如此正合他意,把三个封印石放到了黑土世界里面,以后再处理。

之后,孟帅就出现在玉璧前方。

在这之前,还有一个小小的过程,就是决定孟帅能在玉璧前参悟多少时间。这个决定是看孟帅之前的表现,表现越好,给的时间越多。孟帅也不知道自己的表现怎么样,但是核算下来,他能在玉璧前参悟十五个时辰。

十五个时辰,还不错吧,应该?

得到了时间的许可,剩下的事情就和孟帅无关了。参悟完了他要自行离开。只是有些可怜那两位――为了凑够三个竞争者,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辰呢。

来的玉璧之前,孟帅只看了一眼,险些沉湎其中,忙强行收回精神,平心静气,才在玉璧前做好,捏着一颗如意珠,让自己进入了那种玄之又玄,完全的释放精神力。

精神力完全放开,渐渐与玉璧相交,孟帅的心神一震,霎时间眼前一开,灿烂的星海在眼前展开。

之前他也曾仰望无尽星空,但只是作为一个人,站在土地上,仰着头,怀着无尽的敬仰和暇思,窥探着星海的一隅。但现在,他完全置身其中,化身星光中的一员,以沧海中一滴水的视角,观察着大海。

此时,他是一颗星辰,又似乎是一只大鸟,星光是他的化身,云霭是他的翅膀,他驾光乘云,在苍穹中翱翔。

光从他身边掠过,他第一次捉住了光的轨迹,跟着光前进,他若有所感,速度也跟着快了起来。

巨大的星辰出现在眼前,庞大的质量使空间扭曲,一切渺小的物质只要靠近,就会被绞成碎片。他作为一个弱小的存在,被无情的绞碎,然后重生,再被绞碎。一次次粉碎和重生的过程,让他心有所得,他的本体不再渺小,一层层扩大,直到在星海中占到一个不容忽视的位置。

苍穹没有尽头,空间仿佛停止,他仿佛被抛弃的孤儿一般,绝望的漂泊着,直到某一刻,他突然有所醒悟,时间和空间交织的节点,在他的视界中出现,亘古最古老、最深奥的秘密,在他眼前展现了冰山一角。

前方还有黑洞、星河、风暴、湮灭……

灿烂的星穹中,有太多可以感悟的,而他就像水,一滴水至柔至顺,可以无所不在,一海水渊博广大,能容纳万物,也能承载万般感悟。

不知道是如意珠的缘故,还是玉璧本身的特性,不管他多么沉浸在感悟中,心中和头顶,始终有一双眼睛在冷眼旁观,纵然他在玄奥的海洋中徜徉,却始终没有失去对心神的控制。

所有的感悟,都能被捕获,然后梳理,输送到意识深处,安顿下来。而且梳理输送的过程,与他全心全意的参悟并行不悖。

即使没心思多想,他也隐隐有所察觉――他在玉璧前几个时辰的所得,恐怕远比其他人来得多。

过了不知多久,孟帅陡然一震,清醒过来。登时觉得一阵疲惫,一阵清爽。

疲惫的是精神,清爽的是意识。

精神消耗过多,觉得不堪重负,意识上大有所得,因此神清气爽。

“呼――”他长出一口气,知道自己要休息了,就算再兴奋,精神力也支持不了,何况如意珠也消耗干净,再参悟,所得不如之前多了。

斜眼看了一下沙漏,发现时间堪堪用了一半,也就是七八个时辰的样子,看来他的效率还是挺高的。

“咦,你醒啦?”一个声音在旁边响起。

孟帅差点没跳起来,任他怎么想,没想到这里居然有人,着实给吓了一跳。

顿了一下,孟帅才发觉这声音耳熟,转头一看,正看见一张宜喜宜嗔的美丽容貌,正是燕归来。

虽然认出来了,孟帅还是没反应过来,道:“你怎么在这里?”

燕归来笑道:“我来参悟玉璧啊。还说呢,我在底下看时,上面一个人都没有,结果一上来,发现你在这里,把我吓了一大跳。”

孟帅这才慢慢回过神来,道:“这么说……你也是跑过来那什么镜之宫参加试炼的?你也知道这个地方?”

燕归来没好气道:“别说了,我叫那家伙追上了。”

孟帅道:“那家伙……哦,我知道了,你接着说。”那家伙自然就是那个讨厌的半步界主了。没想到他从傀儡处脱身后,继续兴风作浪,又追上了燕归来。

燕归来哼道:“我说什么呀我说。就是他跑我追嘛。我还算擅长身法,但他修为胜过我,怎么也甩不掉。我看一般的方法就不行,就一狠心,上了四层,然后他也上来了。我们继续追。我一路跑,没看脚下,踩到一个光滑的地方滑了一跤――你知道吧,就是那个镜面,然后我就进来了。”

孟帅哦了一声,道:“你也跟着打了半日,最后选择了退出,然后就到了这里?”

燕归来道:“是啊,和你一样?”

孟帅点点头,又道:“你为什么不选择继续挑战?”

燕归来道:“因为他说得太好了。”

孟帅道:“说什么了?我记得他什么也没说啊?”

燕归来道:“他没明说,但是暗示的很露骨了吧?成为继承人,可以独掌神秘莫测的镜之宫,里面的财宝数之不尽,还能一言而决他人生死,种种好处半露不露,比直接说出来还要吸引人。还有一节,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把争夺继承人的竞争故意说得十分激烈残酷,反而合了武者心高气傲,愈要迎难而上的心理,不都是要入参与竞争么?他越说的吸引人,我越不想要按他的布置走,因此我退出了。”

孟帅道:“是了,你的确是这样的性子。”当时燕归来也是为了斗气,独闯万印万法山,现在同样为了一口气,不接继承人的竞争,合了她的性情。

燕归来道:“我出来的时候,父亲也曾说过,太大的馅饼不要接,太重的帽子不要戴。尤其是连做主的人都不知身份的情况下,我可戴不起继承人的帽子。”

孟帅突然叹了口气,道:“当初要是有人也这么提醒我一句就好了。”

燕归来诧异道:“你不是也选了退出吗?没有人提醒你,你这样清醒,不容易啊。”

孟帅道:“我这不是清醒,这叫做吃一堑,长一智。”

燕归来道:“你的意思是说……”

孟帅道:“我已经戴了一个帽子了。当时收好处收到手软,当时很兴奋。现在想想,已经觉得不对,但哪里不对,还是不知道。也算我一个心结了。我怎么可能在同一块石头上栽倒两次?”

上一次那块石头,叫做空之塔。

燕归来看他兴致低落,转过话题道:“反正殊途同归。现在只要全身而退就行了。参悟玉璧收获是不是特别大?我看你的气势一直在涨,很厉害的样子。”

孟帅奇道:“我的气势……一直在涨么?”

刚刚一直在说话,他都忘了检测一下自己的成果,此时内视之下,不禁又惊又喜,此时他真气勃发,比之前浓厚了岂止两三成?原本他只是刚刚进入混元后期,因为功法缘故,境界比较稳固,且比同阶浑厚不少,但现在却是实打实的混元期巅峰。这一步要让寻常武者来走,资质顶尖的,至少也要几十年,寻常武者可能是几百年甚至一生。就算是孟帅自己,也做好了十多年的准备。没想到玉璧帮他节省了这许多功夫。

见孟帅如此兴奋,燕归来也忍不住兴奋起来,道:“果然这么有用

?我都后悔了。”

孟帅道:“后悔什么?”

燕归来道:“后悔放弃啊。只几个时辰就有这么大功效,成为镜之宫的主人却能掌握整个玉璧,说不定一朝醒来,就能成为界主。付出些代价也值了。”

孟帅道:“就怕代价比收获大。就算是咱们,难道可以一点儿代价不付,把好处带走?”他略一低头,笑道,“既然都选好了,还后悔什么?”

燕归来道:“我只是感叹一下。”说罢端坐在玉璧面前,进入了参悟的状态。

孟帅却没急着第二次参悟,反而原地躺下,睡了过去。睡了一个时辰,再睁开眼睛,端的神采奕奕,精神状态到了巅峰。这才第二次坐在玉璧面前,心神沉入,进行参悟。

烟台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黑龙江治疗宫颈炎医院
濮阳治疗阴道炎方法
烟台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黑龙江治疗卵巢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