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魔装 第二二一章 地火

2020-01-17 03:49: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魔装 第二二一章 地火

找到了人,再寻踪觅迹就轻松多了,不管有多么小心,在山林中行走,肯定要留下一些痕迹,被踩踏过的草丛,被刮断的树枝等等,而宗一叶是这方面的专家,他在前面引路,缓缓向山腰摸去。

十几分钟后,在密林深处,他们看到了一块二人高的大石块,那是一块关门石,因为在石块后面,隐藏着一条可以通行的山洞,如果不是留下的脚印直接通往大石块后方,真未必能发现。

“一叶,你留在外面,小心一些,如果发现什么不对,不要硬撑,能走就走。”闻香道。

宗一叶默然,随后点了点头。

闻香的性格有一些缺点,比如说,她对自己的权威呵护得厉害,一旦发现或者是认为某些人、某些事动摇了她的地位,她就会发出凶狠而无情的攻击,婆婆放弃权柄,全力扶持她上位,在这种情况下,她依然发动了两次内部清洗,第二次清洗就发生在宗一叶加盟后不久。还有,闻香的脾气不小,生气的时候,经常会对人呼来喝去。

虽然闻香有种种缺点,但瑕不掩瑜,而最让宗一叶心服的,就是闻香的勇决,一旦遇到挑战,闻香总会选择自己直面危险,而把生的机会留给追随者,就像现在,极有可能找到了传说中的涅檗之殿,闻香却让他负责外围,这就是对他的一种保护。

那一男一女已经没有心情纠缠这种细节了,男人的指尖在微微颤抖,女人的脸色也有些潮红,死死的盯着洞口,显然,他们内心都非常激动。

闻香让那几个雇来的武士做了几只简单的火把,随后第一个走了进去,苏唐和梅妃跟在后面,那一男一女神色有些古怪,可能是认为闻香徒有虚名,对危险的直觉性太低,现在可不是陪自己未婚夫游玩的时候。

山洞出口显得很狭窄,但越往里走,通道越宽阔,外面更象是一种天然洞,里面则多出了一些人工的痕迹。

足足走了半个多小时,还是什么都没发现,不过,温度越来越高了,象烤箱一样,闻香雇来的几个武士实力差了一些,已变得汗流浃背,当然,现在大部分人都处于高度警戒状态,把注意力放在四周,没人注意到他们,而且光线黯淡,和宽阔的地下世界相比,几只火把就象是几颗微不足道的寒星,周围的景象都很模糊,否则,依然气定神闲的苏唐有可能引起别人的怀疑。

继续走,前方出现了一座人工搭建的石桥,石桥下并不是河水,而是慢慢流淌的火红色熔岩。

从这个地方掉下去,绝对不可能生还,前面的几个武士变得战战兢兢,很小心的走过石桥。

在往前走,前方出现一片平地,苏唐的老熟人,那位顾姓老者,正盘坐在墙边,双眼紧密,似乎在调整内息。

平地的另一端,还有一条人影,他的双手双脚都被铁链锁住了,随着身体的摇动,铁链哗啦作响

武士们立即布成半圆形,慢慢向那条人影靠近,下一刻,那条人影发出微弱的声音:“救我……救救我……”

“大哥?”巫少烈大吃一惊,被锁在那边的竟然巫少云巫少云遭受袭击,下落不明,此事已在安水城掀起了浩然大波,所以闻香说要去做任务时,巫少烈立即应允,家族的内斗是很残酷的,他没办法选择站在哪一边,索性来个眼不见心不烦,出去转一转,等风波停息后再回来,但怎么也没想到,在安水城失踪的巫少云,会出现在这里。

“少烈?你是少烈?”那人影奋力挣扎起来,铁链的响声也愈发剧烈了:“快来救救我……”

巫少烈迈步向前冲,那男子挥了挥手,他手下的武士们也抢着围了上去,对他而言,对方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肯定和涅檗之殿大有关碍,绝不能让对方落在别人手里。

闻香也意识到这一点,刚要迈步,苏唐却轻轻拉住他的胳膊,随后摇了摇头。

双方都在抢着先接近巫少云,可就在他们距离巫少云不足五、六米时,其中一个武士一脚踏空,身体刚一踉跄,脚下突然喷射出一股火柱,那武士被火柱轰了起来,等到落下时,身体已化作无数飞灰,纷纷扬扬如雪花般洒落,这么快便烧光一个人,火柱的温度绝对是难以想象的。

附近的武士都受到了波及,头发、眼睫毛、胡须等等露在外面的毛发,都在瞬间变得卷曲、焦枯,炙热的高温,烤得他们皮肤如刀锋般疼痛,惨叫声接连响起,下一刻,一道又一道火柱从下方穿出,把冲过去的所有武士全部吞噬在里面。

苏唐、闻香等人身不由己,被热浪推出了十余米开外,他们甚至不敢呼吸,空气都在沸腾,或许一口气吸进去,肺部便会被蒸熟。

看到火柱疯狂喷发的人都保持着静默,足足有两分钟,刚才那些武士死得太彻底了,除了地上遍布着的已严重变形的武器之外,再找不到任何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换成自己,估计下场也一样,包括那一男一女,脸上也带着惊骇之色。

巫少云却奇迹般的存活下来,他还在扭动着,偶尔发出微弱的叫声:“救我”可现在,没有人敢靠近他了。

“苏公子,又见面了。”后方突然传来阴测测的声音。

闻香等人回过头去,发现王锐站在一条甬道中,正冷冷的看向这边。

“告诉我,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坦白一些,也许我会发发善心,给你们一条生路。”王锐说道。

“王锐,这都是你搞得鬼?”刘经方吼道,巫少烈是他的难兄难弟,莫名其妙被一把火烧成灰烬,他心中充满了愤怒。

“苏公子,我的条件已经很优厚了。”王锐压根就没理睬刘经方,也不在乎那已经散发出恐怖气息的一男一女,始终死死盯着苏唐,他就是有一种感觉,苏唐才是他最可怕的敌人:“是谁告诉你们的消息?”

“这里就是涅檗之殿?有些不太像啊……”苏唐笑了笑:“是他们带我来的,如果我们知道涅檗之殿就藏在豹子林中,早带着人来了,也轮不到你们。”苏唐用手指向那一男一女。

“涅檗之殿?你知道得已经不少了。”王锐眼神在闪烁着。

“抓住他”那女人突然轻启樱唇。

闻香这边的人没有动,那女人仅剩的几个随从同时冲了出去,冲向甬道。

“呵……”王锐发出冷笑声,向后退了几步,已消失在甬道深处。

那女人的随从冲到甬道口,对方已经消失,他们犹豫了片刻,刚要举步,轰地一声,一条喷溅的火舌突然从甬道里射出,那几个随从发出哀嚎声,踉踉跄跄向后退去,虽然没有碰触到火舌,但头发和衣衫都开始着火了,散发出阵阵烤肉的气味。

等到他们退出一段距离,也扑灭了身上的火焰,一个个便瘫坐在地上,不停发出呻吟声,因为他们多多少少都被灼伤了。

那女人皱起眉,能瞬间焚金化铁的烈焰,让她也感到万分忌惮,下一刻,她的视线落在闻香身上:“闻队长,我的人大都受了伤,该你……”

“别找我。”闻香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对方的话:“之前我已经说过了,我们只负责对付飞翼兽,其他的,你们自己想办法,与我们无关。”

“大胆”那女人陡然变脸,怒喝道。

“我的胆子一向很大。”闻香淡淡回道。

虽然对面是两位大宗师,但就算现在翻脸,也比去探路好得多,至少她拥有生死决,可以拼一下。王锐明显充满敌意,那一男一女也不可信,如果去探路,等于腹背受敌,万一在过程中受了伤,那就是束手待毙了。

那女人露出狠色,气息再次暴涨,似乎要对闻香出手,就在这时,那男人苦笑着插话了:“范姐,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自己人,这个时候闹僵,只会让却亲者痛、仇者快,还是各退一步吧。”

“哼”那范姐冷哼一声。

“你说得倒是轻松。”闻香笑了起来:“各退一步?我怎么退?这洞里透着古怪,只能明哲保身,让我去送死,我也去?怪不得你居然答应给我们十万,原来早料到这局面了,那是买命钱啊……”

“闻队长真会说笑。”那男人无可奈何的说道。

这时,那从甬道中消失的王锐,居然出现在前方,谁都没看到他是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随后传来巫少云的叫声:“别妄想了,我不说……还能多活一会,如果我告诉你火种在哪里,你马上就会杀死我……”

听到‘火种,两个字,那范姐脸色一变再变,随后终于忍不住了,向前一纵,身形发出尖锐的破空声。

王锐眼神一凝,地下的火柱再次突兀的喷薄而出,不过那范姐早已有了提防,身形滴溜溜一转,斜刺里射了出去,贴在了墙壁上。

贵阳癫痫医院的地址
成都银屑病医院预约电话
保定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广东治疗阳痿方法
厦门哪家治疗牛皮癣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