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轻风之灵 第035章 龙族少年

2020-01-13 18:51: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轻风之灵 第035章 龙族少年

风落帆猛然回头顺着那声音看去,可说话的人并不是白小白,而是一个年纪只有六七岁的小女孩,女孩穿着华美的法师袍,手中拿着一把闪烁着暗光的魔法杖,很明显,这个女孩是一个魔法师。

女孩身后跟着两个小男孩,也是六七岁左右;一个男孩身上束着紧身的皮革,配着一把精悍的短刀,背上背着火枪,标准的火枪手打扮;另外一个男孩背上背着厚厚的十字盾牌与一把沉重的长刀,明显是一个战士。三个人风尘仆仆,可是很有精神。

“哈哈,老子喜欢欺负小孩子,更喜欢欺负小女孩。”胖子邪笑着,向着女孩走去,手上已经比划出下流的手势。

“奇怪,这酒馆里竟然有头公猪跑来跑去的,真有特色。”女孩大笑起来。

“你、你找死!”胖子最恨就是有人说他是猪,一听这话,面色铁青,扬起手中的酒杯就向女孩扔去。酒杯激起了一股风迹,向着女孩飞去。女孩大吃一惊,她很能说,但是打起来却是另外一回事,连忙大叫:“哈尔,盾牌!”

那叫做哈尔的战士眨眼之间已经将盾牌从背上弹出,人已经顺着盾牌的方向向前飞进,手拿着盾牌已经挡在女孩面前,那酒杯击在盾牌之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铜做的圆酒杯已经变成一块被压扁的废铜。

胖子击出的力道之大,不同小可,可是那战士从拿盾牌到格挡酒杯,身影如行云流水般洒脱,可见这战士比胖子功力高了不少。

胖子一招未得手,立即跑回酒桌上,抄起了一把重刀,嚷着:“好,三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一起上吧,大爷和你们玩玩。”

“三弟,你喝多了,别闹事了,坐下来吧。”胖子放屋企的那张酒桌上坐着的一个面色枯黑的中年人向胖子招呼,胖子竟然十分听话将手中的刀重新放弃,坐在酒桌旁,对中年人的神情很是恭敬,只是那扫向三个少年的眼角中,明显带着极度的愤恨。

风落帆也注意到了那只一句话让胖子安静下来的中年人,有种深不可测的气息隐隐传出来,似乎是一个强大的魔法师。

女孩向胖子吐了吐舌头,嘲笑胖子,但被旁边的枪手拉了衣角,听枪手说了几句话之后才作罢。大概她也知道那胖子身边的人是不好惹的人物。

风落帆闻到一股依兰花的味道,身边多了一个人,那个小女孩,坐在风落帆和梦妆妆之间。

“看你们这种打扮,就应该是一个法师吧。我们很有缘呢,我叫龙允儿,你们叫什么名字呢?”

两个小男孩坐在风落帆一行人的对面,那小战士将盾牌放在桌子上:“我叫哈尔,他叫龙大。”

“你这人怎么一点表情都没有?现在坐在你身边的可是美女,能遇上已经是很大缘分了,何况还坐在身边一起说话,给点惊喜好不好?”小女孩继续看着风落帆。

“这个,现在的小女孩都这么早熟吗?”风落帆尴尬地看着小女孩,又看看梦妆妆。

梦妆妆饶有兴趣地看着风落帆和小女孩。

不知道怎么的,听着这叫做龙哈儿的小女孩的声音,却总觉得白小白就在身边。龙哈儿的声音竟然和白小白的声音有十分相似,难怪刚才以为白小白已经回来了。

“唉。”龙哈儿看见风落帆这么冷淡立即泻了气,很不高兴地拿起了面前的酒,猛地喝了起来。

“风大哥,龙允儿就喜欢逗人,请勿在意。”那叫龙哈儿的战士向着风落帆抱拳,微微笑着说。

风落帆见过这小战士露的那一手身法,对这个战士有一点好感:“没事,我并没在意。”

“风哥哥这一身打扮,真是红树魔法学校的学生吗,在我们哪里,是没有这么大的魔法学校呢,这么大的学校可以结交很多朋友。风哥哥能够进去修炼,的确是一件幸运的事情,唉,我的梦想就是去红树魔法学校修习,可惜家里不让去。”

风落帆问:“你们从哪里来的?年级这么小就出来闯荡啦!”

“我们来自龙语山林,准备去自然精灵大陆的幽月城。你们魔法学校的老师龙洛海就是我们族人。”

“龙语山林?龙洛海,龙老师!你们是龙族?!”梦妆妆惊奇道。酒馆里的人一听到这个词,就有不少人竖起了耳朵,更有人偷偷地向着这三个少年瞄过来。

“听说生命之树封印被解开,黑暗精灵重返世间,精灵之心流落尘世。”

我拉个去,想起在生命之树花语湖下那些种种奇怪的迹象,难不成是我无意之中解开了那生命之树的封印?风落帆心道,那精灵之心是何物呢,为何当时我一直找不到呢?原来自己曾与超级上古神兵擦肩而过,悔恨啊!看来以后得多加留意了。

龙哈尔看到了风落帆身上的配章:“你是佣兵?”

“是的,我们刚加入佣兵团,夜愿佣兵团,团长是夜愿。”

“哇,太好啦,我们竟然在这里遇到佣兵团,我们从小就对佣兵极其向往,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可以游览整个世界,你看,我这翻毛的羊皮袄,过膝的靴子,腰间插着长刀,厚实的盾牌,标准的人类战士装备;还有龙大,戴着牛仔帽,兽皮裤带上左右斜插着两把火枪,他是火枪手,标准矮人的装备!”龙哈尔兴奋地介绍着。

“还有龙允儿,大法师!风哥哥,我要加入你们的夜愿佣兵团,做一个地道的佣兵游侠!”龙哈尔道。

原来这三个小孩子是佣兵小迷妹,小迷弟。不过话说来,他们家大人不担心他们就这样跑出来吗?

“哼哼,你以为想加入就可以加入啊?你们那么小,家里会让你们到处乱跑吗?”梦妆妆笑道。

“我们这是来历练,大人不同意也要同意了,我们都跑了那么远了。”龙允儿嘟着嘴。

“好,待我见到夜愿团长,我邀请你们加入。”风落帆笑了笑。

枪手龙大向风落帆举起了杯子,“哇,我们是夜愿佣兵团佣兵啦!我们干杯。”龙大向着众人比划了一下举杯,就将酒一饮而尽。

这个小镇很小,并没有飞行兽可以租用。在酒馆休整一夜,风落帆和梦妆妆决定前往花语平原的精灵驿站。三个龙族少年极力邀请风落帆和梦妆妆一起前行,因为他们认识精灵驿站的精灵,可以帮风落帆和梦妆妆借用巨鹰。

第二天,日出之前,风落帆一行人便开始出发,向精灵之地的精灵驿站前进。

走出小镇,映入众人眼中满眼都是花,各色各样的细细密密的花布满了整个广阔的平原,偶尔出现的灌木或者树木上,鸟儿在欢快地唱着歌曲。

地平线的尽头,隐隐是一望无际的高大古老的树木。一条宽大但不深的河穿过平原,沿着森林的边缘延伸而去。

这些景象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从小到大,风落帆就生活在这个些花草丛铺成的精灵森林边缘平原上,闻着花的香气起来,睡去。陌生的是,风落帆还没有走遍这片花的平原。

走在花丛中,一阵轻轻的花絮在众人踏过的地方飞舞。

五个人在花海了走了很久,直到暮色降临。随着夜色的降临,整个平原的魔法涟漪越来越强烈。这个拥有神秘力量的宁静的花的平原,冥冥中似乎与风落帆有某种情度的呼应,尤其在月华降临的时候。而每当此时,年少的风落帆总在月色之下睡得最甜蜜。

夜幕降临,大地响起了各种虫子的叫声。夜色遍布整个天地,大家便找了一棵大树,飞跃上去,在树枝上吊好床,今晚准备在树上休息。风落帆在一条巨大的枝丫上,躺了下来,

龙哈尔其实是一个很多话的伙伴,也是一个不爱把心事摆在心里的小伙子,才一躺下,就已经熟睡了。如果开朗是一个很幸福的个性,那龙儿是整个队伍中最幸福的人了。抢手龙大并不怎么喜欢说话,给人的感觉很稳重,是一个不可多得值得信赖的战士。龙允儿给人的感觉很要强,但十分精灵,这一路上是龙哈尔能够说话的对象。梦妆妆时不时翻着身子,很明显睡得不是太安稳。

尽管大家知道这平静的花平原不会遇上什么危险的事情,作为佣兵要养成随时随地保持警惕的习惯,今夜上半夜值班是龙哈尔,下半夜是风落帆。

黎明即将来临,晨间精灵们正在忙碌的收集着花的露水,风落帆也如少年那时候,在体在心里念起了那些大地之语心法,将心灵融入自然之中。

一只鸟儿落在梦妆妆身上的时候,梦妆妆醒了过来。

“你,你还在守夜啊?”梦妆妆揉揉朦胧的眼睛,打断了风落帆那与自然的交流。

“想让他们多睡一会。”风落帆轻轻地笑笑。

“他们睡得够多了,昨天的行程不不是太累。我们要快点赶路呢,赶在学校比武大会之前回到魔法学校。”

“这个你不用担心,还有很多天呢。”

第036章日光千痕

梦妆妆跳下大树,在地上摊开了一张方布,从包袱里拿出了昨天吃剩的野果,“下来吃些东西,然后我们继续赶路吧。这么远的路程,我们得抓紧时间才行。龙允儿、龙哈尔、龙大,快起来,呆会我们就出发了。”

龙哈尔首先醒来,从树上跳了下来。龙大还想继续睡,可是被梦妆妆扯了起来。

龙哈尔看到风落帆才大叫起来:“对不起,昨晚说好守到下半夜的,可是不小心就睡着了没有醒过来,风哥哥,你怎么不叫醒我?”

“看你之前赶了那么久的路,比我更需要休息,而我还好,所以就没有叫你了。”

“风哥哥,你别不要不好意思啊,以后一定要叫我。作为佣兵成员就要恪守纪律,再说,还说不定会影响到我们的行程……”

“风哥哥已经休息了一会了,以后你注意就是了,得了便宜还这么多话说,吃东西吧。”梦妆妆打断了龙哈尔的说话。

“没事,没事。请勿担心,我的精神很好。”从小开始的大地之语心法的修炼,让风落帆即使几天几夜不休息也不会觉得累。

月亮慢慢降落在地平线上,然后最后一抹月光在地平线上湮没,大地陷入了黎明前的最黑暗的时段。

风落帆睁大眼睛,却看不到任何东西。风落帆感觉到一股奇怪的气息,清晨里的那些熟悉的魔法律动竟然一点都感觉不到了,似乎空间已经停顿。

仿佛整个天地都是是黑夜的气息,正面所对着的地方,有股强大的气息在凝聚。这气息越来越强大,从正面瞬息间笼罩着众人全身,强大到可以将大地震慑的程度。

正在此时,天空之中响起一声炸雷,一道闪电划过长空,将整个天地瞬间照亮。黎明重新来临。

三个人出现在晨光之下,赫然就是在酒馆里遇见的那三个奇怪的人,一个胖子,一个枯干高瘦的老者,一个从不说话的中年人。

“你们三个是使魔人?!”风落帆才发现,自己这边五个人立在这个闪烁着黑暗光芒的魔法阵之中。魔法阵极其宽广,看不到尽头。魔法阵内原本青葱的青草灌木都干枯腐烂了,只剩下如火烧过般的灰黑色的土地。

“看来魔法学校的学生还是比较有见地,我们是使魔人雁氏三兄弟,雁鸿、雁羽、雁北!”那胖子笑道,像盯着猎物一般盯着风落帆道。

高瘦老者是老大雁鸿,老二雁羽是那极少开口说话的中年人,老三雁北是那个胖子。

“在酒馆里人多,不好下手。现在在这荒野之中,中了我们的恶魔封印,你们也只能束手就擒了。”胖子大笑道,“两个小女娃,够我雁北玩好一阵子了!”

“小北,你一天不想女人就身痒了,别说那么多废话,我们来这里是有正事的。”雁鸿冷冷地道,“小子,交出国王之冠,还有,说出精灵之心的下落。”

又是国王之冠!

“国王之冠几天之前就在魔法森林被一个戴着兜帽斗篷的使魔人抢走了!”风落帆道,恶魔封印阵中,风落帆明显感到魔力在逐渐散失,体力也开始被削弱。

“你是说雁南飞吗?那个惹了一身大粪的家伙,如果他能够抢走你的国王之冠,恐怕你也不会在这里出现了。哼,你以为我们会信你吗?”

“那么,你是说只要东西到手了,我们都活不了了?”风落帆冷冷地说道,“那我们为什么要将国王之冠交给你呢,既然最终都是死。”

“不会死的,两个女妞可以活着伺候我雁北。”胖子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两个女孩,露着淫邪的神色,这个时候他的脑中只想着和这两个女孩美美地睡上一觉。

“我很相信使魔人的力量,不过你们杀我也不是那么容易。”风落帆道,“你所说的那位叫雁南飞的使魔人,我曾与他相遇,不过他也对我无可奈何。”

“是吗?你与雁南飞的决斗结果如何你自己最清楚,不过以你这个小毛孩的力量,在我面前说出这句话,太不够自量了。但是,我原谅你的无知,所以,我会让你死得痛快点的。”雁鸿淡淡地道。

看不到任何动作和身影,连风的气息也没有扰动,那不说话的雁羽已伸出了那戴着灰色铠甲的手,掐住了风落帆的颈,将风落帆吊了起来,风落帆的喉咙里已经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所有的动作就在眨眼之间完成了,风落帆连惊叫的时间都没有,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得目瞪口呆,“一、一招就要被杀了……”

“风、风落帆!”梦妆妆惊叫道,可立在那恶魔封印阵中,连移动也显得吃力,更加没有使用魔法的余力。

龙允儿试图净化掉那恶魔封印,却发现所施展出来的净化魔法如泥牛入海,杯水车薪,一去不返。

“你现在决定要交国王之冠了吗?”雁鸿依然淡淡地道。

龙哈尔用快速地在口中默念着一个悠长的魔法咒语,一只高达两丈的人形土灵霸气地立在雁鸿面前,厚实的棕黄色的身体不时落下细碎的土块,龟裂的皮肤皱纹中隐约透出火红色的光芒,仿佛他的身体里奔流着滚烫的熔岩。

“是召唤师吗?”雁北跃上半空,肥胖的身体如炮弹般从半空坠落,一个拳头破空而至,直往土灵巨大的脑袋击落。土灵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地面像是地震了一般,爆出一声巨大的响声,尘土飞扬,那只壮实的土灵竟然被重新砸进泥土之中,没法再次出来。

龙大拔出身上的手枪,瞄准,射击,子弹到达雁鸿身前,竟然拐了弯一般,一发都无法射中。

这就是使魔人的力量?!就这样要死在这里了吗?风落帆用心去感受,去激发在迷雾森林那股力量,可那股力量总是摸不着,看不穿,想不透,抓不住……

就在此时,天地顷刻之间充斥着明亮光芒,一袭纤柔洁白的霓裳羽衣,轻灵飘动,绚丽高雅,带着轻盈的羽翼的精灵竟然无声无息地出现在雁鸿的背后。

“日光精灵!”没有回身探查,雁鸿在心里暗暗吃惊,大地之上恶魔封印魔法气息瞬间瓦解。

那天空之上的精灵已经搭上了三支跳动着灵气的箭,毫无魔法气息的三只箭:“放下他吧,你们可以离开!”

雁鸿一言不发,转身飞跃离开。雁羽扔下风落帆,随之而去。雁北硬咽了一口口水,狠狠地瞪了风落帆一行人一眼,也跟着消失在花海之中。

“千痕姐姐!”龙允儿兴奋地向着日光精灵跑了过去,那精灵收敛了光芒,轻盈地落在地上,盯着风落帆和梦妆妆。

那叫做千痕的日光精灵有一头金黄色披肩长发,皮肤白皙,身形妙曼,玲珑浮凸,无论谁见了都会产生几分非分之想,但是眉宇间的傲慢却让人很不舒服。

“这两个人类是你的朋友?!”

“是的,昨天我们达塔城结识的,夜愿佣兵团,风落帆,他们要和我赶往精灵驿站租用飞行鸟。”

“哦。”千痕面无表情地点了一下头,“你们三个如果再这样溜出来,以后千痕姐姐不会再带你们出来了,害我足足找了你们一整天,刚才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们早就被杀了。”

这个千痕才一露脸就吓跑了三个使魔人,真看不出来有这么大的实力,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后来风落帆才知道,原来这千痕竟然是日光精灵的大公主,龙族王子的未婚妻。而这龙允儿竟然是龙族公主。

第二天,众人抵达精灵驿站。在龙允儿的帮助下,风落帆和梦妆妆租用了自然精灵的巨鹰,花了八个时辰的飞行,才回到魔法学校。

魔法学校的年终试炼将近结束,风落帆和梦妆妆踏着尾班车提交完成了试炼任务。

年终试炼有十分之三的人没有完成,风落帆所在一年级2班也只剩下了十人不到。下一年一年级2班就变成了二年级2班了。残酷的考核使得有部分高年级的班级到最后可能连一个人都剩不了。被淘汰的学生依依惜别,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越是美妙的东西,越是来得快去得也快,正如这美好的夕阳,夕阳之后是黑夜的开始;正如那甜蜜的爱情,甜蜜之后是痛苦思念的开始。人生之中最怕的不是生与死,而是别离之后相思之苦。天各一方,各自天涯,那依依惜别的背影里,愁肠百结。

深夜,当魔法学校沉浸在生离死别般的惆怅之中时,炽焰城那件平淡无奇的小屋里,依然是那副瘦弱的身影静静地跪在房中。

“那小子果然非池中之物,重金派出的暗杀手也被他摆了一道,空手而归。据情报,各方势力都希望从那小子身上得到国王之冠,但都被他顺利逃脱,现在国王之冠是不是在他身上的确是个谜团。那小子可以用深不可测来形容,看来还是你当初的提议是最好的办法,现在更加可以利用他的纯真之体,获得其他上古兵器成功的机会更大。”

“你回去吧,小心行事!”

“是!”跪着的身影静静地等待黑暗中那说话的声音消失,良久之后才退出这间小屋。

柳州市柳铁中心医院怎么样
商洛市镇安县医院怎么样
鄂州市男科医院在哪里
雅安男科专科医院
上海权威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