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冷王怪妃 第一百二十五节 大闹城门

2020-01-16 18:22: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冷王怪妃 第一百二十五节 大闹城门

守城人的这一喝。门外老者倒是乖乖听话了。“早知如此。咱们也不必与他讲那么多好话。”

“总算可以安静会儿。再过个时辰天也该亮了。”也是的的确确被折腾了一晚。只是他们沒想的是。外边的人正在想法子。明早如何折腾他们。

天已亮。城门口早聚集着欲进出城门的人。暗红的城门在守城士兵的拉动下。缓缓打开。随着城门推开的声音。一位老人应声躺在了地上。

“这人怎么了。”

“老人家。老人家。还有气。快找个大夫。”人群已将老人团团包围。好些人都忘了自己正要出城。更有好心人替老人寻找着大夫。本就拥挤的城门口。已被围得水泄不通。守城将领本想将人驱散。可看到躺在地上的人。也不好动手。

“这该不会是昨晚那老人家吧。他竟在这城门口睡了一晚。”昨晚的守城人不可思议地议论着。

“别别别。”听到有人说要找大夫。他怎能允许。让人知道他堂堂怪医还让一个毫无名气的赤脚大夫看诊。这脸往哪儿搁。

“您醒了。您家人在何处。要我们送您回去吗。”路人甚是好心地询问着。依旧坐在地上的怪医。

“把东方辰昕那小子叫來。”他在这皇城只有这一个徒弟。就算他们不问。他也得把那笨徒弟找來。别看他笨徒弟脑子不好使。身份好使就行了。

“大胆。昕王爷的名讳岂是你能随意叫的。”

“你告诉东方辰昕。他师父进城了。让他亲在來迎接。”目的就是让东方辰昕替他出口气。城门口一晚不能白睡。

“这……”他们都知昕王爷确实有位是非。而且是大名鼎鼎的怪医。可眼前这人怎么看怎么不像。哪敢随意去打扰。不过听的语气倒是真有其事一般。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

“还不快去。难不成要我冻死在这儿。让他來给我收尸。”

“你去禀报昕王爷。”城门口的事守城的头领一早便已听说。生怕不小心闹出人命。急急忙忙便赶了过來。见此场景。便让人去一趟昕王府。人若不是。他们挨一顿训。这人自有昕王府的人收拾;可若真是。他们不去禀报。那就是人头难保。昕王爷虽不参与政事。平日也不为难人。可一旦发怒都不是好惹的主。

辰昕不必上朝。此时尚未起床。门口的人听到守城兵來报。便将消息报与管家。由他定夺。换成平日。他们怕是会等王爷醒了再去汇报。可前几日王爷嘱咐过。若有一位自称是他师父的老人前來。定要恭恭敬敬将人请进王府。好生伺候着。这才不敢怠慢。

“王爷”。管家小心地敲着东方辰昕的房门。他们家王爷最恼旁人打扰他睡觉。

“不知本王还在睡觉吗。”被敲门声吵醒的东方辰昕很是不耐烦。说了多少次了沒有天大的事。不要在睡觉的时候打扰他。

“王爷恕罪。城门口有一老者自称是您师父。让您亲自前去迎接。”

“师父來了。”东方辰昕立马从床上坐起。直接打开房门。可刚打开他才发现外面太冷了。而自己还只穿了寝衣。光着脚站在地上。赶紧又将门关上。“替本王梳洗更衣。”再急也得换身衣裳出去。否则会被师父嫌弃的。

为了快些见到他师父。东方辰昕也不坐轿。骑马便赶了过去。离城门口还有一段距离时。便远远看到挤满人的城门口。心想。师父又在弄什么把戏。好奇之下。催马前进。

城门口。东方辰昕下马上前。守城头领命人拨开了人群。护着东方辰昕。走近才知。他师父竟然坐在地上。“师父。你怎么了。地上凉。快起來。”师父不年轻。怎么能坐地上。万一受寒了如何是好。

“坐了一晚。站不起來了。这几个小子。非不让我进城。大晚上。又沒地儿住。只能在这城门口睡一晚。”怪医大有哭诉的样。

闻言。东方辰昕方才还笑意盈盈的脸瞬间下沉。“昨晚何人守城。”那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昕王爷恕罪。这老人家來时。城门早已关。属下也劝他到城外客栈歇一晚。一早再进城。”他们可怜啊。不但被闹腾了一晚上。一大早还得被教训。

“徒弟啊。那么晚。他们也说客栈关门了。难不成要我去客栈门口睡。你说我年纪这么大。还要露宿街头。于心何忍啊。”说着说着。这怪医也不怕不好意思。竟然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老泪纵横。

“你们不会來禀报本王吗。”东方辰昕眼中寒意更甚。“师父。你别伤心。我这就接您回王府。”那态度截然相反。

“王爷。他昨晚沒说是您师父”守城人也郁闷。若他昨晚便说了。他们早就乖乖去昕王府报道了。那还用得着跟他磨叽一夜。

“徒弟。他们不让我说话。还要把我关大牢”。怪医如同一个孩子般。向东方辰昕哭诉各种委屈。同时还不忘向那回话的士兵露出得意的眼神。

“本王在。哪个敢。”东方辰昕此时颇有几分东方辰言上身的样。身上透着冷漠与疏离的气息。“师父。你先随我回府。这些人。我回头再处置。行吗。”东方辰昕深知。他不表态。他这师父是不会罢休的。说不定就要在城门口坐一天了。甚至更久。

“还不将人扶起。”

守城的士兵刚想上前搀扶怪医。他便自己跳了起來。哪还有方才的羸弱样。“不必了。我自己能走。”说完也不用辰昕告诉。径自往昕王府走去。

东方辰昕也是无奈。望着他一蹦一跳的背影。心想:师父啊。你演戏能不能演全套。装无辜被欺负。你也装到底啊。这不是自己拆穿自己吗。

“这笔账。本王暂且记着。如若再犯。双罪并罚。”丢下这一句。东方辰昕骑马而去。看师父那样就知道。他定也为难了人家。心底对这两人表示同情。因为他知。即便他不降罪。他们头领也不会放任不管。

“他倒來得光明正大。”东方辰言看着明朗查的刺伤杜怀之事的密报。又听他讲着今日城门口之事。东方辰言沒想到怪医会以这种大闹城门。如此轰轰烈烈的方式进城。

“明朗。此事暂且不要声张。你查查月城在城中有多少人。”密报中的人东方辰言暂且不想计较。而且他也知这主谋是何人。相比之下更担心的是月城。

“是。”明朗对东方辰言是无条件地信任。他交待的事情。他不会问什么原因。只要办好便成。

“王爷。怪医需要命人盯着吗。”怪医來得蹊跷明朗也知。又住在昕王府。东方辰言对昕王如何。他自是知晓的。

“不必。怪医若要伤辰昕。咱们还來不及出手”。东方辰言与怪医见过几面。此人虽玩世不恭。可内力深厚。在他的可以隐藏下。不让人轻易发觉罢了。

“再添几个暗卫护着凡音。”东方辰言最在意的就是雪凡音的安危。尤其在查清。月城混到之人的身份前。虽说第一剑已说过。可谁又知他们在城中可还有人。月则那只老狐狸。东方辰言不信只有这一招。

“是。”明朗虽然认为东方辰言如此用暗卫太浪费了。可深知雪凡音对于东方辰言而言有多重要。先前王爷只因雪凡音失踪了便不顾一切。急着赶回的模样他还记忆深刻。自也尽心尽力挑选暗卫保护雪凡音。

“师父。您急呀。这一桌子菜沒人与您抢。”东方辰昕带着怪医回府洗漱后。便到半醒楼为他接风。谁知他竟像饿了几天一般。快速地消灭着桌上的菜。那饭也已让小二盛了好几回。

“师父。您这是几日沒吃过东西了。”看着怪医那狼吞虎咽的模样。辰昕觉得他饿了好些日子。又让小二加了几个菜。

“天天吃。就是沒吃饱过。”他才舍不得饿着自己。“那两个人你怎么教训他们的。”菜尝得差不多也该关心一下那两与自己作对的臭小子。

“我饶了他们。师父。别以为我不知道。您那是故意为难他们的。不过。您下次装病能不能装得像一些。别最后您比谁都能跑。”怪医方才离开那速度比正常人都快。

“谁让他们一口一个老头。一口一个老人家。都被他们叫老了。”怪医很是理直气壮。

东方辰昕汗。师父您都能当人家爷爷了。还不老呢。可这话还不能与怪医讲。东方辰昕很清楚。怪医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他老。“师父。您这次來看我。还有别的事吗。”三皇兄问过的。他不会忘记。

“见个老怪物。抢个人。”怪医一边解决这盘中的菜肴。一边相当淡定地回答着东方辰昕的问題。雪家那个老东西就是个怪物。国君要他把雪凡音带走。就是与老怪物抢人。

“听说你小子与第一剑走得很近。”怪医心里忍不住吐槽。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好好的不用。非得叫第一剑。

“师父。您从哪听说的。我与他沒见过几面。哪近了。”他从來沒在公开场合与第一剑见过面。走得真的也不近。

“我猜的。”

...

广西民族医院怎么样
河南科技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新区医院怎么样
上海治癫痫病的医院
临沂哪家男科医院好
雅安治疗盆腔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