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千古帝皇 第四百五十章:反击

2020-01-16 16:59: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千古帝皇 第四百五十章:反击

一秒记住【800♂小÷说→.】,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晨翎:“我不走,我就要留在娘亲的身边,娘亲不走,我哪也不去!”

老人见晨翎抱得更紧也是一时无奈,如今便是将手缓慢的拿起放在了她的头上,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傻孩子,人都是要分别的!娘亲能留在这世上的时日不多了,你不同。你还年轻,你有你自己的人生,也有你所喜爱之人。还记得娘亲给你的那个凤翎吗?看起来它已经指引着你找到了最为心爱之人,看得出来这少年也很爱你!所以好好珍惜他,和他一同好好过,知道吗?”

晨翎:“就不!我就要是要和娘亲留在一起。不然我哪也不去!”

老人溺爱的看着比自己还要高出一个头的晨翎,眼神之中充满了慈母的不舍。但她还是用尽全力狠狠的将晨翎推了出去:“快走!”

话音未落,晨翎已经被退出几步,幸而有景瑞接住,方才没有倒在地上。可反观老人,此时腹部却有一把断刃刺出。

老人强忍着疼痛对景瑞大声说到:“小子!快带她走!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正说着,却见得又是一把匕首从老人的脖根划过。而后便见得老人的头颅滚落在地,此时从其身后走出一人。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无影神君:“哼!本来还以为这老不死的能有什么本事,没想到却是这样的不堪!也罢!谁叫你当年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晨曦那个家伙。要知道这些年,他可没有少找我的麻烦!所以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说完,无影神君用脚将老人的头颅踢进了河流之中。进而又看向了正抱着痛哭中的晨翎朝着远方跑的景瑞,笑了起来:“想跑?你跑得过我吗?”

只是听得一丝风声,那无影神君便是出现在了景瑞的面前。吓得景瑞忙把怀中的晨翎扔了出去,而自己却被那无影神君用一直手捏着脖子举了起来。

无影神君:“小子,看起来你还挺碍事的啊!你说我应该用什么办法折磨死你呢?你看起来是这般的弱不禁风,我真担心折磨还没有开始,你就被我弄死了!那可不值!你说呢?”

说罢抬头看向了被高高举起的景瑞,可此时他在景瑞的眼中却见不到丝毫的恐惧。只是见得景瑞此时正用尽浑身上下的力气,带着那嘶哑的声音朝着不远处的晨翎说到:“快跑!别管我!若是被他抓住,你的一生就完了!”

对此,无影神君似乎早有预料:“哟!哟!哟!好煽情啊!让我这等单身汉好生羡慕啊!只是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你还想让她平安?真是一个笑话!让我想想,接下来她是不是要说她不走,死也要和你在一起?哈哈哈哈!也就你们这些孩童相信那些所谓的完美的爱情罢了!在我看来,真是好笑啊!”

说着,无影神君又转头看向了晨翎,并用另外一只手指向了晨翎:“来!来!你看看她!还捡起了地上的武器!是打算用它来杀我救你吗?哈哈哈哈!快要笑死我了,你们怎么这么好笑!”

说着无影神君掐住景瑞的手越发用力,景瑞的呼吸也变得愈发的困难:“晨翎你真以为你是我的对手?那要不咋们赌一赌?看看是你先杀死我,还是我先杀死我手上这个小子!听说你们挺恩爱的,就是不知道这恩爱是不是在外人面前装出来的!”

只见得此时晨翎缓缓的拿起了武器,不过她并没有朝向无影神君,反倒是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这一幕倒是让那无影神君感到意外:“等等!你要做什么?”

晨翎:“我一直都不认为我会是你的对手,你是中位神君,我只是一个方才将魂境第八重的弱者。可是你别忘了,我也有选择自己生死的权力!你不是要杀他吗?试试啊!大不了我陪他去死!反正娘亲已经不在人世了,我也活够了!只是我若是死了,看你回去怎么同踏雪关山王交差!别以为我不知道踏雪关山王的心思,表面上是帮助青崖神王。实际上,真正想要娶我的是上官明月!若是我死了!看他这亲还怎么成!”

无影神君:“你!”

晨翎:“把他放下!我答应跟你走,不然今日我就死在你的面前!你不是一直受踏雪关山王所重视吗?若是这次失败,他会怎么对待你?”

“你!”通常都是威胁别人,无影神君自己却很少被人威胁。而如今看起来势在必得的晨翎,居然在他的面前用不可否认的语气威胁他,实在是让他心中大为不爽。

如今一时心急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呆呆的看着晨翎。

而此时的晨翎居然将那武器靠得更近:“很难选是不是?那我帮你选,今日陪同我娘亲葬身于此又当何妨?”

“别!”无影神君看了看自己手上已经半死不活的景瑞,又看了看即将自尽的晨翎。最终他还是服软了,如今竟是直接将景瑞扔了出去:“滚!”

而后方才看见晨翎:“你看到了!现在我已经放开了他!现在你总得跟我走了吧!”

晨翎:“我说到做到自是如此,何况在你的实力面前我也没有选择。只是走之前,我想同他说上几句告别的话语!”

言罢,晨翎朝着此时正匍匐在地上的景瑞走了过去。方才无影神君那强大的手掌,加上最后那重重的一扔,已经让此时的景瑞受伤惨重。

如今正是意识模糊之际,却见得晨翎偷偷将一枚丹药塞进了他的嘴中:“这是在你那好兄弟赵宇龙那里得来的疗伤药,你吃了它,天亮之后应该就会好了!很抱歉,我不能够一直陪伴在你的身边了。娘亲说得对,离别是天下最为痛苦的事情,只是我实在是不愿意看着你去死!所以只有这样了,以后没有我的日子,你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日后你就是恨我也好,爱我也罢!千万记得一定要变强,强大到能够保护住你身边的所爱之人!

我走了,不要为我难过。因为这不算什么,至少我靠着我一个人的贱命换来了光明神国的太平,也换得了你!这一切值了!所以不要为我难过,一定要好好活着!

那么再见!活着说此生再也不见!若有来世,我一定会做一个唯独属于你的纯洁无暇的妻子,只是今生的我们已经不可能了!”

见得晨翎在景瑞耳边支吾了一长串,一项谨慎的无影神君担心有诈,便是说到:“说完了没有,快点!我可不愿等人!”

晨翎:“说完了!我们走吧!”

进而又回头看向了景瑞:“记住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说完,跟着那无影神君消失在漫天的黑暗之中,只留下了半死不活的景瑞躺在这个地上。不知为何,从未掉过眼泪的景瑞,此时眼眶却已然湿透。

可惜的是,方才自己的身体已经被无影神君重创,而今就连一声呐喊都发不出。只能够看着那无尽的黑暗,独自泪下。

这日的黑夜极为的漫长,景瑞不知道在这夜里自己睡去了多少次,更不知道自己被那冷风吹醒了多少次。只是记得每次梦醒之时,感受到那浑身的伤痛,眼泪总是不争气的往下流去!

这注定是一个难熬的夜晚,但万幸景瑞总算是熬了过去。当次日温暖的阳光照耀在景瑞的脸上的时候,哭了一夜的他醒了。

而此时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便是慌忙起身大叫到:“晨翎!”

但是没有人搭理他,因为在这荒野之中,并无一人经过。而那些鸟兽也被昨夜那些强大的力量给下走了,四下唯一能够听见的只有景瑞那声呼喊所传来的回音!

“晨翎!”含着,景瑞再次哭着跪倒在地上,用那坚硬的双拳不断的锤打着地面:“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跟他去走!为什么你不让我去死!没了你,我还活个什么劲!”

……天门关内,经过近三年的战斗,赵宇龙总算是带着部队撤回了这里。要怪也怪这光明神国实在太大,若是在地界按照这个行军速度,三年指不定已经打下近百个国家了。

而如今在这光明神国之中,竟然只是撤离了几座城池。也难为当年晨曦神君是怎么打下这里的,若是换做他还真没有耐心去打拼这样庞大的版图,如此想来统一天族的任务变得格外的艰巨啊!

只是好在一切都按照着他的计划进行着,其中虽然有一些事情是意料之外,不过倒也没有打乱他的计划。

如今的他正是坐在军营之中喝着茶水:“三年了!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武帝当年殒命的那个年龄,那时候的他已经打下了大半个诸神大陆。而我现在居然还蜷缩在这天门关之内,实在是比不了啊!不过这三年的时间都过去了,按说景瑞应该已经带着晨翎前去那墨文山了吧!只是可惜了,本来还想喝一杯喜酒的!”

正想着,却见得四方元帅急冲冲的跑了进来:“报告亚君,光明神国所有军团已经集结完毕,我们是不是应该反击了?”

赵宇龙:“是时候了!立刻下去通知全军准备反击!”

四方元帅:“遵命!太好了!憋屈了三年,这三年都在撤退,总算是该我们动手了,我们一定要杀个痛快!”

天门关外,此时青衫神君的身边也多了两位神君,这两人皆是青崖神王手下的下位神君。此前与青衫神君分开攻打光明神国的各个方位,如今好歹是在这天门关内汇聚在了一起。

青衫神君:“二位神君来得正是时候,如今这天门关过去,就是光明神国的腹地,因此敌军一定会加强戒备。前些日子我还正愁手上的兵力不够,现在两位神君一同前来,看来我们是没有后顾之忧了!”

两位神君同时答道:“那是自然!这光明神国如今乃是无主之国,晨曦神君在关键时候闭关,看来这国家定然是不想要了!正好让我们一同瓜分算了!”

青衫神君:“既然如此,那就出击吧!”

“全军听令,进军!”

赵宇龙:“哟呵!看来总算是忍不住想要进攻了!放了这么久的长线,也是时候钓大鱼了!命令全军,皆战阵!”

听罢,四方元帅下派队伍,将赵宇龙的话又重复了一遍。便是见得这群士兵如同发疯一般,朝着前方冲杀过去。

青衫神君:“看起来还做好了殊死一战的准备!也好!放箭!”

赵宇龙:“结盾!三角穿插前进队列”

漫天的箭雨说下就下,如今正是打在了前进的军队之中。不过这并不能够阻难这些士兵们前进的脚步,因为他么已经依照这赵宇龙之前的安排,将那作战方案进行转换。

因此任凭箭雨下得再无情,赵宇龙的军中却总是没有一人受伤。

不过对于这些赵宇龙似乎还不够满意,而今便是找了一处坐下,闭上了双眼,将体内那近乎无限的魂力释放了出来。那些魂力附在了每一位士兵的身上,给了他们一种不怕死的信仰,还有那源源不断的力量,这便是战统之道!

这样一来,整只队伍就像是脱胎换骨一样,变得更加的恐怖,更为的坚韧,就像是一直野兽不断的扑向面前的猎物。

当然,这样做的代价也不少。毕竟几十万的士兵,想要每人体内都分得一些魂力,对于魂力的消耗是何其的迅速。这样的消耗速度,即使是寻常王魂境也未必能够支撑多久。

不过好在赵宇龙有那“宇”之力,因而体内的魂力近乎无尽。加之这三年对其的领悟更深了一步,所以如今魂力恢复的倒是挺快的,这点消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倒是青衫神君那边就显得有些不容乐观,原本势在必得的他们,看着汹涌本来的士兵心中本就一惊。而后又见得这些士兵突然就像是疯掉了一样,变得更加的强大,此时更是没能意料到。

眼见着百万大军,此刻在这些不要命的士兵的面前犹如西瓜一般的脆弱。青衫神君方才明白自己上当了,便是连忙大喊到:“遭了!大事不妙!全军撤退!”

说着,正准备朝着后方躲去,却忽然听得后方也传来了厮杀身。一声锐利的狼嚎,响彻了云霄。而一群精甲重武的士兵的到来,更是成为了青衫神君心中的一块病!

因此,其他两位神君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退路也被封了!怎么可能,之前我们和他们交战之时,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怎么现在他们的士兵这样的强大?”

青衫神君:“我们上当了!敌军军中指挥的那小子不是一般人,没办法了!只能靠着你我三人合力一同击败他,他若不死,我们定当全军覆灭!”

说着青衫神君与其他两位神君一同朝着赵宇龙飞去,而此时的赵宇龙早已有所察觉,如今便是先行迎了上去:“怎么?兵法上打不过我,就想要靠着最强实力压制吗?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们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青衫神君:“大言不惭!虽然这三年之内,你又再度突破一个境界,达到了君魂境第六重。可是你别忘了,我们三人皆是君魂境第七重的强者,你如何是我们的对手?”

赵宇龙:“是吗?那我若是做到了呢?你们三给我跪下?不不!我自己就有能力让你们跪下,根本不需要赌注。让我想想该和你们赌什么好呢?这正是一个难题啊!”

三人此时见得下方战场那一边倒的局势本就满腔怒火,又听得赵宇龙这样轻蔑的语气,心中自然愤怒。如今便是相互点头,一同朝着赵宇龙杀了过去:“那你就在阴间慢慢去想吧!”

只见得三人来势汹汹,可赵宇龙却还是一脸的淡定,而后便是轻声说道:“天地神威!”

三人皆以为赵宇龙是一时心急说错了话,如今还未来得及嘲笑,却感到身上一股强大的压迫感,而后身体便是突然朝着下方坠落,最后在落地之后跪在了地上。

随后,赵宇龙也一并落下:“如何?三位可还好受?怎么?不服?那好,我们再试试!”

说完便是收回了魂力,三人才得以从地上站起。而今正准备积蓄魂力,朝着赵宇龙杀去,却又见得赵宇龙拿出了一堆墨具。

此时的赵宇龙就像是没有看到三人的进攻一般,而今只是有限的用墨锭在砚台之中磨墨,而后便是沾着墨水,不紧不慢的在纸上写下了几个字“万箭齐发!”

在那最后一笔落下的一瞬间,赵宇龙身后突然出现了上万支不知道从哪里射出的箭矢。这些箭矢非同寻上,上面都带有强大的魂力。

三人还未来得及防备,此刻皆是被箭矢所伤。好在因为箭矢比较分散的原因,三人虽然受伤,但均不致命,勉强还能够活下来。

乾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高平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南京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洛阳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
徐州治疗卵巢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