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我的无敌保卫萝卜系统 第18章 我这人,总是这么善解人意!

2020-01-17 02:52: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的无敌保卫萝卜系统 第18章 我这人,总是这么善解人意!

念景山的嘴角有些抽搐,这小子要做什么,直接上来撕自己的脸?

而念远脸色同样不善,见其眼色发狠,冷声道:“区区一个下等杂役,什么时候也敢如此无礼嚣张了,难道是打算要我亲自出手告诉你无双峰这里的规矩?!”

“人员安排是由诗儿姐亲自吩咐的,而现在,你们两个公然抢我的人又是何理!”

“抢你的人,别开玩笑了,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就是一个外姓杂奴而已,你以为你能指挥的动在场的人?”念景山满脸优越,以俯视的口吻道:“虽然不知道念诗儿那女娃发什么疯要你去管理药田和谷物,但在本家,我的地位一样不比她低,她可以提拔你,我同样可以废除你!”

“是吗,这么说你打算废除我了,果然好大的本事!”杨成嘴角的阴冷愈来愈浓,话语里相反还带着一丝挑衅。

一看他这个样子,周围的人纷纷叹息,看来这小子果然被气昏了头,这是公然挑战权威啊。更何况,看他的修为并不是太高,单单是对上念远这等高强者都够喝一壶了,这岂不是自寻死路吗。

“杨成,你若是再这样,就算诗儿姐也救不了你了!”

小环是越来越担心了,其实她和杨成的关系很普通,之所以亲近还不是因为念诗儿的关系。

先前之时,念诗儿再三交代她,此子并不寻常,若是有机会的话,不妨和他多亲近亲近,说不定日后会有一番机缘。而现在,机缘没等到,这小子再这么执拗下去,说不定就要死了。

“小环,你退下吧,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好吧,都随你!”

小环气结,不得已只得退回一旁,她倒是希望诗儿姐赶紧出现能结束这场纷争,可是,让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明明这么大的动静,为何不见诗儿姐出现?

就算是她想现在去找念诗儿都是不行了,那念景山和念远两人本家的势力颇多,暗中盯防着她的去路,请救兵什么的是不可能的。

“小子,如果你识相,就赶快放弃你的职位,然后乖乖跟着我们混,说不定日后我们心情一好,还会给你一星半点赏赐,要不然,这无双峰这么大,哪一处腌臜之地突然多出几块被秃鹰啄食的烂肉岂不是不美!”

杨成淡然回道:“我可以把这理解为你对我的威胁吗?”

“不,是劝告,是好心劝告,如若不听,那可由不得你了!”

念景山和念远你一言我一语,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这纯粹就是欺压。仗着自己是本家奴仆,肆无忌惮地对外收揽权力,如果杨成不让,肯定要出事。

“你们的意思我懂了,不过我想告诉你们一句,这活计是诗儿姐分配下来的,我杨成算是受她所托,所以便是花费心思都会将这份活计做好,至于退出,从没考虑过。”

“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不过一外姓杂役,居然还想和本家争肥肉,你胃口不小!”

听念远山呵斥,杨成忽然就笑了,“你说错了,我的胃口,何止是不小,包括你所在的空缺以及这位仁兄的职位,我都已经找好替代的人选了!”

此话一出,震惊全场,这——是不是太夸张了,先前还只是所要人手而已,而现在,听杨成的语气,远不止此。

这一点,包括在旁的念小环同样看不透了。

“他要做什么,难道……他想和念景山和念远公然对抗?”

念小环忧心忡忡,念景山和念远两人先前在本家没少捞油水,所以修行条件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再是诗儿姐带来的这批杂役中,这两位可是最有希望突破神通境晋升外门弟子的,一个是肉身八重神力,一个是肉身九重通灵,而杨成,明眼一看至多就在六重,他凭什么和这两人斗。

“是不知天高地厚吗?”

小环叹了口气,对于接下来的场面她已经不忍心再去想了,眼下这局面她拦不住,也没有这个能力,如果自己再掺和进去,只会让这水更浑。

场中,杨成再次踏上前了一步。

只见他指着其中一位杂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啊——”

被所指的杂役满脸困惑,眼下这种场面,如何将矛头都是指向这里了。他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但在与杨成对视的视线中,他的灵魂陡然都是一颤。

眼前这个男人,太可怕了,那眼神,凌厉如刀,不,是比那九幽的寒风更冷,忍不住的,他的身躯都是有些颤抖了。

退,被杨成所逼,他哪里还敢再退一下。

“我……我叫念重楼。”

“好,等下这位景山大人所落下的空缺就由你来接手!”

“小子,你嚣张的狠哪!”

念景山正要发作,却被旁边的念远一把拉住,“景山老兄,你不觉得自己是在看一出笑话吗,既然是笑话,我们不妨再接着观赏一下,笑话越长,这笑点岂不是更足。”

“说得甚是,小子,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打算作何!”

念景山满脸鄙夷,双手抱在怀里,极度不屑声道。

杨成也不理他,目光转向另外一个人道:“你呢,叫什么名字?”

“我……我……我叫武定坤。”

杨成点了点头,“实力还可以,潜力还行,不过这定坤二字……嗯,随后你就接替这位念远仁兄的职务好了。”

“精彩,真是精彩,这么多年了,我还是头一次听到如此精彩的笑话!”

念景山和念远两人啧啧声道,包括他们身后一部分本家追随者都是狂笑不止,眼前这小子是真的疯了,疯的都开始胡言乱语了,疯的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小子,你没什么能耐,摆架子的本事倒是不小,居然还想取代我们景山和大爷和念远大爷,能不能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就是,毛还没长齐,不如回家再吃两口乃再来?!”

“念远大哥,这小子飞扬跋扈,忍他这么久做什么,不如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看他以后还敢目中无人满嘴乱说。”

身后的本家奴仆不断起哄,至于那些七十二重院的杂役,大多都是默默低下了头,他们没地位,自然是不敢反抗这些本家奴仆。当然也有一部分暗骂杨成不知天高地厚,为人不知收敛,这样的人总是死得最快。

这些都是自然反应,杨成看不到眼里。

而念景山再是对着念远使了一个眼色后,念远整个人已是大步从人群走了出来。

“小子,不得不承认,你的笑话实在是太好笑了,为了回报你,我觉得,还是拔了你的口舌的好,免得将来你出言不逊顶撞了大小姐,我们跟着受牵连。”

“念远兄,不是我说你,你怎就如此仁慈了呢?”念景山得意道:“这厮招子不亮,连人都看不好,不如给他开开眼界,这才像话吗!”

“景山老兄说得是,是我考虑不周了!”

听两人的对话,一些胆小的杂役甚至都是不敢看了,按照事情演变,这里很快就会变得惨不忍睹,包括小环也是,默默低下了头,眼神侧向一边,她的心里很乱,已经不知道该怎么相助了。

“说得很好,我这个人,生平最喜欢满足别人的无礼愿望,拔舌头,开眼界,你们难道不觉得还是太轻了?!”

突然听杨成这般开口,场中众人再次惊呆。

“小子,到现在你还敢横?!”

“唉,原本我们共处一峰,有缘相逢本是件很开心的事情,但是现在,却是如此大煞风景,”杨成嘴角笑了,“接我刚才的话,那些无礼要求远远不够,不如再断手脚好了,我这个人一向这么善解人意,等下,你们可千万不要太感激了我。”

宁夏中医研究院
邵阳县人民医院
成都那个医院看白殿风
衡水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天津治白癜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