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上海建工卷入法官嫖娼事件178亿招待费遭

2019-07-08 10:35: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上海建工卷入“法官嫖娼”事件 1.78亿招待费遭质疑

十大“招待王”半数是建筑企业,上市公司年报统计显示 建筑企业成招待费高企“重灾区”———

今年5月, “上市公司业务招待费居高不下”的消息曾经引发极大关注。时隔三个多月后,上海“法官嫖娼”事件,让上市公司业务招待费再次进入公众视线。事件组织者郭祥华为上海建工旗下子公司高管。虽然有关方面对此次事件是否涉及贪腐或渎职问题尚无定论,但大型上市国企上海建工业务招待费高企却是不争的事实。

不只是上海建工,其所在的建筑业已经成为上市公司招待费高企的主要行业,也是贪腐事件高发领域。据不完全统计,2012年上市公司招待费排行榜的前十名,半数为建筑企业所占据。

卷入“法官嫖娼”事件

上海建工再陷招待费风波

震惊全国的“法官集体招嫖事件”发生后,上市公司的招待费问题再度成为公众讨论的话题,而此次涉事的上海建工的招待费更是成为关注的焦点。

上海建工2012年年报显示,其财报中管理费用科目中,业务招待费一项高达1.78亿元,同比增长11.81%。而上海建工当年净利增幅也只有17.65%。据不完全统计的2012年上市公司招待费排行榜中,上海建工位居第六。而若以业务招待费与利润占比计算,上海建工以11.12%位居亚军。也就是说2012年上海建工每赚100元,有11元用于了招待费。

此前,上海建工对外界的质疑曾经回应称,业务招待费跟其公司的业务发展是相符的,招待费高有三大原因:并表企业多、异地扩张、建设工期长。

而就此次“法官集体招嫖”的具体事件,涉事的上海建工四建集团有限公司主要从事建筑施工业务,是上海建工的全资子公司。外界普遍认为,身为上海建工四建集团综合管理部副总经理的郭祥华所进行的一些业务招待费,在年终核算时或将进入上海建工的费用科目。

而郭祥华此次之所以选择衡山度假村作为消费地点,也被认为是佐证了上述猜测。相关报道显示,衡山度假村为上海市财政局认定的“年党政机关出差(会议)定点饭店”,而衡山集团官则称其为“上海市人民政府的重要接待基地”。

不过,上海建工集团董秘尤卫平对媒体回应称,据公司的调查显示,郭祥华请法官吃饭并不涉及具体的案件。一般来说,上海建工的业务招待费的支出是需要领导批准的,郭祥华这次请客吃饭并未经过领导批准,可能是郭跟涉事法官私下的交情。

事件发生后,事件组织者郭祥华迅速被开除党籍,上海市公布的处理公告称,其任职单位应给予其撤职处分并解除劳动合同。不过,截至目前,尚无法判断郭祥华招嫖活动是否出于公务需要,也无法判断招嫖活动的花费是不是由上海建工承担。此事的具体细节仍然尚待上海有关方面的进一步调查。

上市公司十大“招待王”

五家是建筑企业

事实上,上海建工所在的建筑行业不但屡屡深陷贪腐传闻,从具体的数据上来看,该行业也是上市公司招待费高企的“重灾区”。

根据此前统计的上市公司招待费排行,中国铁建、中国交建、中国水电、上海建工、葛洲坝等建筑行业的上市公司在招待费排行榜中均名列前十名。而多家公司的业绩表现却远不如费用增长,其中,中国交建、葛洲坝的净利润同比增速只有3%和0.78%,远低于费用的增长幅度。各公司给出的招待费用增长的原因,主要归结于公司业务规模的增长导致管理费用相应增加。

有建筑业人士对表示,招待费无非就是吃饭、送礼等公关费用,而这些费用高企是建筑行业的“潜规则”,其涉及项目招投标和大宗商品采购等诸多环节。除了账面上的数字外,还有为了工程中标而去打点的费用会摊派在工程报价上面无法看到。在中央厉行节俭要求后,企业也可通过做账等方式“消化”招待费用高企的现象。

和招待费高企相关的是,建筑行业还曾多次出现招投标过程中的贪腐丑闻,如近年发生的上市公司龙元建设的行贿案曾轰动一时。此前的报道显示,龙元建设在承建宁波大剧院项目期间,工程从最初时的概算1亿元,涨至结算时的6.195亿元。后来经纪检部门查证,公司副总经理赖野君在承接宁波大剧院等重大工程时,曾向宁波市政府部分官员行贿。最终,原宁波市重点建设工程招投标办公室主任章义顺、原宁波市建设委员会主任张鸿兴、原宁波市广播电视局局长赵仲登、原江东区人民法院院长戴阿福,都因收受赖野君等人贿赂,而被宁波市检察院批捕。[1][2]下一页更多“招待王”

或隐藏在排行榜外

在公众看来,“招待费”的名目有不透明、不规范之嫌,实际上除了必要的业务招待之外,也可能有灰色的消费,甚至是嫖资被装入“招待费”的“暗箱”中。

会计专家马靖昊曾对表示,招待费一般包括与企业经营有关的宴请或工作餐、赠送纪念品的开支等等。对于是否在报表中单独列支,监管并没有要求一定披露。马靖昊认为,企业的业务招待费和政府的招待费性质实际上并不一样,后者是财政预算资金,属于纳税人的钱,需要严格披露,但企业招待费很大程度上是企业发展的需要,并没有一定之规,只要合理合法就可以入账。

而北注协的一位人士表示,业务招待如联系业务、处理社会关系等,是企业进行正常经营活动必需的一项成本费用。以营收占比数据来看,千分之一或千分之三应该还算正常。判断一家企业业务招待费的高低,行业与行业不一样,企业与企业也不一样,企业在每个发展阶段也都会不一样,有些业务招待也并不能立竿见影,因此也难以直接挂钩当年收入。

除此之外,还有专家认为,上市公司因为需要披露年报等原因,其招待费已经算是相对“透明”。而更多非上市公司,特别是大型国企、央企,并不对外公布具体的招待费情况,外界也无从知晓其具体的招待费数据,因此可能有更多不为人知的“招待王”,被隐藏在排行榜之外。前一页[1][2]

店铺新零售
seo与sem优劣势对比
电商seo优化你不知道的那些趣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