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虐仙记 第705章母子联手

2020-01-14 12:43: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虐仙记 第705章母子联手

阅读尽在

信母君好狡猾的人,居然是在元璧君的手心之中写字告诉她。很显然,她是对自己的心灵力充满忌惮之故。

若非如此,也无法逃避薛冲的心灵力。自从薛冲带领神兽宫夺取光明世界的仙道第一大派之后,无数的人就开始琢磨薛冲。

这更加证实了以前对于薛冲擅长心灵力的传言,无数的高手开始相信薛冲的心灵力居然可以突破一切的桎梏,甚至是结界,窥视到一切,甚至人内心的秘密。这虽然接近于神话,因为这样的能力,神仙都未必有,可是薛冲一次又是一次的创造了神奇,终于使人相信。

地底魔族内战,虽然是狼天仇的贪念引起,一发不可收拾,但是信母君并非是一个无能的人,自己的很多秘密是怎样泄漏到狼天仇手中的,一直就是一个谜底。这其中最大的秘密当然是自己的境界居然一直还停留在长生第五重的事情,自己保守得太过严密,就算是最亲信的飘香君,自己也不让他知道,甚至还故意使用蛮荒祭坛推测出不少的事情,向门下弟子和天下人显示,自己的境界其实已经到了长生第六重天机境界之中深不可测的地步,震慑天下,重要的当然是震慑自己的儿子狼天仇。可是这个秘密终于还是外泄,狼天仇笃定的认为自己只是长生第五重的人物,这才敢于造反。也许换了是自己,在这样天大的诱惑面前,自己也会造反的,因为当时她正准备提拔狼金冠以制约狼天仇的权力,这是一向大权在握的狼天仇所无法接受的。

能够探听到这个重量级的秘密并且使得狼天仇相信的人,当然只有薛冲。狼天仇虽然抵死都不承认和薛冲有牵连,可是信母君怎能相信。

也许。在当世高手之中,只有信母君才对薛冲抱持着最大的忌惮。

看着元璧君的身形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信母君开始冷笑起来:“我考验你?哈哈哈哈,我其实早已经不必考验你,因为你的确身中天香谷之毒,可是庄不周虽然厉害。又怎么能解得开我天香谷的奇毒呢?”

“哈哈,庄不周也很喜欢这个弟子,可是无奈的是他也解不了元璧君的毒,只好让给我。哼哼,你的天香之毒虽然已经大致解除,可是其中最重要的一味药我并没有下在你的解药之中,若是一直忠于我信母君,我自然不会杀你,还会重用你;一旦你背叛我。就是死亡的下场!”

薛冲大喜。心中想的是,幸好我没有赶着去追赶元璧君,否则就永远无法知道这其中的秘密啦。信母君果然不是一个愚蠢的人,自然知道控制一个人的好处。

很显然,她现在并不把这个秘密告诉元璧君,是有着深的用意的。很显然,她是要貌似和元璧君肝胆相照。

这些秘密,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薛冲内心笑了起来。信母君虽然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可是她也有心情激动,毫不设防的时候。

这就是我心灵力用武之地。薛冲内心之中充满一种自豪。

自己现在的心灵力修为。已经到了真正的胎息境界。再下一个境界,需要巨大的功力的提升。薛冲甚至不知道下一个境界是什么,怎样才算是达到了。

心灵力的好处是无穷的,可是薛冲也知道,这是一条艰难的路,一切充满未知。

“薛冲是一个狡猾如狐狸的家伙。不幸这一次被他夺取了统一仙道门派的先手,不过一切都是未知,一切都还没有定数。薛冲,我不会让你的野心得逞的,也许只有元璧君这样的人。才是对付薛冲的最佳人选。”

薛冲暗暗心惊,信母君的判断果然是精准。照她刚才喃喃自语的话看来,她虽然还没有确凿的证据知道自己就是挑动地底魔族内战的罪魁祸首,但是却几乎已经锁定是自己。

现在的元璧君,的确是自己很强劲的对手,以元璧君现在的地位,天骊山四秀之中的首席弟子,这就意味着此人极端的难以对付,至少从目前看来要杀她已经几乎不可能。以元璧君此时的地位和身份,即使是离开蛮荒结界,身边也会有不少的高手,自己想要下手,已经变得十分困难。

哼,杀死元璧君虽然是不大可能,可是要遏制她势力的增长,却是可行的办法。元璧君初来地底魔族,我自然要她尽可能多的树敌。

薛冲追了出去,消失在无尽的虚空之中。

老龙叹息:“薛冲,难道现在真的不可能杀死元璧君这婆娘了吗?”

薛冲有diǎn郁闷:“老龙,您放心,不杀此人,誓不罢休。现在,不仅你和她有深仇大恨,就算是我,也和她仇深似海,当初若不是她在我身上种植下魔种,也许我的修行就不会进展这样的慢,何况她现在是我最大的仇敌的马前卒,我就更希望她死。”

自从知道元璧君、元洪、萧君、夏雨田、等人躲藏在太上魔门之中的时候,薛冲可以清晰的感应到这些人的威胁。最薛冲的感应之中,一向以为萧君会是威胁最大的,夏雨田的天赋极高,可是对人道的理解远不如自己,不足为虑。元璧君在薛冲的心中,是第二位的人物,可是想不到的是,现在看来,元璧君似乎是威胁最大的人物。

老龙的头脑无比的清醒:“她现在已经是长生第一重的人物,居然还将血月公爵生吞活剥,更得到七百斤的灵晶,要晋升到长生第二重不灭的境界,并非是不可能。以你目前的修为,现在想要杀她,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阻止她就行啦,我不想你有任何的闪失。你知道吗,信母君现在正在等着你暴露在蛮荒结界之中,她好绞杀你。以目前地底魔族的实力,一旦施展大罗乾坤搜魂术,你的行踪就难以掩饰,有殒落的危险。”

薛冲冷笑连连:“话虽如此。可是老龙你也不要长他人志气灭了我的威风,我现在告诉你,我的心灵力已经到了30的指数水准,若不是长生境界之中领悟了时间和空间法则的高手,根本就无法对我造成足够的威胁。以目前地底魔族的形势看来,只有信母君、飘香君、狼天仇、祖黄泉这样的高手。才有足够的能力搜寻到我的存在,狼金冠、狼雄信、血明子的武功也有构成威胁的能力,只是想要杀死薛冲,机会还是不大,至于武功更低一些的元璧君、风晴雪、马惊玉、田桂花、庞施、血月子爵,薛冲甚至有在暗袭的前提下杀死他们的可能。

当然,地底魔族之中还有一个妹琳,薛冲随时可以置她于死地。原因很简单,自从她和元璧君的对话之后。薛冲的心灵力已经将她的秘密窥测到。

当时,信母君的威胁之下,元璧君的打击之下,妹琳的心神出现了刹那之间的失守。元璧君可以抓住这样的漏洞,薛冲当然也能。薛冲的心灵力即使是在一万步开外,可是依然无比清晰的感受到了妹琳的一切,包括她心跳的运行,包括她毛孔的呼吸。

对于对人而言。或许这算不了什么,可是对于薛冲。对于薛冲手中的柴刀来説,就是必杀的机会。长生境界的高手,甚少露出这种致命的破绽。

其实,即使是通玄第一重凌虚境界的xiǎo人物,也绝不可能出现这样低级的失误,心神失守片刻。门户洞开。简单而言,就是你家中的宝物完全被盗贼窥视到,虽然只是窥视,可是被贼惦记的后果,和失窃几乎有直接的关系。

一般的贼也就罢了。可是薛冲看见了。

老龙的声音有diǎn严肃:“薛冲,我警告你,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这话你总该听説过吧,怎么我总是感觉自从你当上神兽宫的正式掌教之后,你就有diǎn飘飘然啦。你是不是以为像是慕容兰心和明秋乐那样的女人都想对你投怀送抱,所以你觉得自己很能耐是不是?”

薛冲笑笑,向元璧君消失的方向追踪了下去。对于元璧君气息的把握,薛冲可以説是毫厘不爽。自从上次在天香谷之中和她做解药的交易之时,薛冲已经完全的将她的气息掌握。

在急速的飞行之中,薛冲感受到一种身体刺破空气的快感。在薛冲身体的周围,心灵力运转之下,形成了一道波纹一般的气膜,将所有的伤害都排除在外。

薛冲清晰的记得,就在自己还处在心灵力的催眠境界之中的时候,自己根本无法在身体周围形成真气膜,以阻挡空气对自己身体的切割。

想想当初那种刺痛的感觉,薛冲就是心有余悸。自己当时的力量是够了,可是身体毕竟不够强大。身为神兽宫的掌教,一千斤灵晶就这样随意的被自己消耗了,龙日月居然也没有怨言。可是这种待遇,还真的使得薛冲感觉着迷。

人在权势之中的时候,力量和心态都会飞速的膨胀,好在薛冲的身边有老龙时时的提醒。

权势本就是一种考验,甚至可以説是一种毒药,不少的人很快会被毒死,得以长久掌握权势的人一定是非常睿智的人。一般的权势也就罢了,做做乌龟王八或者是哈巴狗就可能常保禄位,但是真正的高手,做到一国的皇帝甚至是仙道大派的掌门,多不能长命,尤其是人间帝王的寿命,往往受人诟病,后宫三千,妻妾成群,但是往往短命。

这其实并不是皇帝或者是掌教不是聪明人,而是因为诱惑。身处在这个地位的人,已经没有多少人可以制裁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要什么就要什么,无所顾忌。也许当初的时候,还可以秉公办事,但是人类的天性,在没有压力的情形下,在目空一切的思想的支配下,往往是按照自己的好恶来处理事情,造成恶果。即使是人间的帝王和仙道大派的掌教,其真实的能力,永远都是远远低于自己的想法的,这是不争的事实。若此,死亡和杀戮随之而至。

可以説,权势是一种看不见的毒药,天下至毒。

——————

“母亲,您来啦?”元妙玉的脸色十分的不好,她当然想不到,自己的母亲可以得到信母君这样的信任。她是飘香君最为喜爱的弟子,将一身的功夫都传授给了她,身上又有从薛冲那里得到的金梅瓶,再加上熟谙大天魔绣花神针,一直在飘香君的麾下秘密做事,若不是这一次救援元璧君的任务特殊无比,飘香君是一直不想让她露面的。

飘香君曾经不止一次的説过:“信母君手下有天骊山四秀,厉害非凡,可是我有玉儿,足可以以一第四。”这话虽然有溢美之词,但是对于元妙玉却是赞赏有加。

“不要叫我母亲,以后见到我的时候,叫我首座,这是命令!”元璧君的眼神冰冷,随即就説道,“本座现在和以后都不是以你母亲的身份和你説话,而是用地底魔族首座弟子的身份和你説话,你要记清楚。”

“是,弟子记住啦。”元妙玉很快的答应下来。答应救她一命,母子之间的情分算是已经了结啦。

“以后你就跟在我的身边吧!”元璧君冷冷的説道,“寸步不离。”

“可是弟子不愿意。”元妙玉高声叫了起来,美丽犹如白玉一般的脸上显现真正的惊慌。她当然知道自己母亲手段的厉害。

“玉儿,你随她去吧,相信为师不会看错人的,虎毒还不食子呢,你难道担心她会对你不利?”

飘香君的声音响起,有一种深深的叹息的味道。

“不是的。弟子并不是担心首座弟子加害于我,只是想跟随在师傅身边,朝夕伺候。“元妙玉叫了起来。

“我不用你朝夕伺候。你要记住,我,和你,还有首座弟子,都是信母君大人的棋子,我们没有选择,只能选择为她效忠,现在正是需要你们母子连心的时候啦,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未完待续……

已阅读完毕,请diǎn下一页阅读《虐仙记》下一章节

虐仙记最新章节阅读尽在喜欢本站请diǎn下面分享收藏谢谢

略阳县人民医院
邵武市人民医院
癫痫病云南哪家医院治的好
泰州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宁波中医牛皮鲜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