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邪风道骨 第五十二章 血洗相国府 三

2020-01-14 18:22: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邪风道骨 第五十二章 血洗相国府 三

“这个小贱人!怎么去了那么久?”

张卫不耐地拍了拍床,叫道:“来人!来人!”

这时,一个丫鬟闻声走进屋中,福了一福,媚声道:“公子有什么吩咐?”

张卫一把将对方扯上床来,烦躁不安地道:“快用你的小嘴给爷泄泄火!妈的,抓到那小贱种不割他一千刀,难泄大爷心头之恨!”

丫鬟吃吃一笑,能攀上公子的枝头她哪里会不愿意,闻言低低应了一声,动手去解对方的裤带。

张卫闭着眼睛,正准备享受即将到来的服侍,忽然刚刚露在空气中的下身要害之处被什么东西重重一撞,痛得他大叫一声。

刚一睁眼正待叫骂,发现那丫鬟已经不醒人事地倒在自己那话儿上面,而她的额头正好撞在要害位置……

张卫微微一愕,随即看到一个黑衣黑裳的人,无声无息地走到自己榻前,顿时一股凉气直冲天灵。

然而他不愧是领军征伐过的将领,迅速冷静下来,用一种推心置腹的语气急切地说道:“张原,外面正在大肆追捕你,你还不赶紧逃跑?你我毕竟兄弟一场,这样,我找心腹掩护你出城,你赶紧远走高飞!”

张原静静地看着对方并不搭调的神态和语言,也不说话,利剑轻轻一挥,一坨黑乎乎的血肉顿时滚落下来。

张卫脸色一白,青筋鼓起,生生忍住惨叫,抓起锦被死死捂住下体的血窟窿,咬着牙道:“张原!你……你气也出了,求你!放过我……!”

张原目中一动,冷冷地道:“好,那我也不折辱你了,只要告诉我,张文山和司马氏今夜在哪一间院子?”

相国府委实太大,一间间去找太容易暴露,而且他向来知道张文山夫妇从来不固定住一间屋子。

张卫已经痛得头冒冷汗,若不是意志还算坚定,早早就晕了过去,闻言艰难地道:“他们……住漱玉阁……。”

“哦。”张原点点头,长剑再度挥出一道青影,只见灯光微微一晃,整个人已经消失不见,独留下捂着喉咙处大豁口的张卫不断吐出污血,绝望而憎恨地望着他离去的背影。

修行有成的僧侣常常把一句“出家人不打诳语”挂在嘴边,实则是一颗圆融澄澈的本心难以被自己欺骗,也难以被他人哄骗,若是含含糊糊的话,那也许分辨不出,但在是与否、真与伪上,却不是凡人可以瞒过的。

所谓张文山与司马氏夜宿漱玉阁,张原一听就知道是假话,但顺着这话一推,这漱玉阁一定是相国府供奉高手居住的地方,张卫才会想到哄骗他过去自投罗。

既然供奉们住在这漱玉阁,那么那两人也一定不会住太远!这样一来,搜寻范围就小了许多!

一身黑衣融入这茫茫黑夜,化作一道要人性命的黄泉之风在相国府中吹拂着,中者唯死!

一间屋子内,眼中满是狰狞和兴奋的张轩正挥动着马鞭,狠狠地抽着地上三具白花花的肉体,这些女子叫得越惨,越是哀求,他就越兴奋。

张轩狠狠抽了几十鞭子,见身下三具雪白的背脊上满是淋漓鲜血,犹觉不过瘾,往四周看了看,嘴上顿时嘿嘿一笑,拿过一盏油灯来,将灯油一点点滴在三人身上。

那三个几乎快要痛得晕死过去的丫头,见状不由魂飞魄散,连连爬开一段路,嘴上苦苦哀求着:“公子大慈大悲,放过奴婢吧。”

张轩脸色一沉,阴阴地道:“又不会死人,放心好了,本公子只想看看这火烧在皮肤上,还会不会发出香味来呢。”

说着,脸色一狞,咬着牙拖长了声音道:“过——来!”

“我来了。”忽觉肩上有人拍了拍,一个熟悉地声音说道。

张轩闻声掉头,还没看清来人是谁,脸上就挨了重重地一拳,脑袋中顿时一片空白,整个身子倒飞出去,稀里哗啦砸倒一大片家具

张原轰出这一拳,顿觉心中郁气舒缓了一半,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一把拎起张轩的脖子,又是重重一拳砸在对方下颌上,张轩满口牙齿,顿时掉落了一大半。

“你……你……张原?你怎么进来的?”张轩捂着发泡肿胀起来的脸颊,甩了甩昏昏沉沉的头,这才看清来人,顿时冒出见了鬼一般的神情来。

张原淡淡地道:“当然是从后院密道进来。”

话里的语气也仿佛是受到主人的邀请,大摇大摆从正门进来似的。

“密道?”张轩一副不可置信之色:“那不是家主才知道……莫非父亲告诉了你?”

见到张原杀机隐露,步步逼近而来,张轩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处境,忍着心中的怨毒和怒气,心中飞快称量一番,然后双腿一软,直直地跪在地上,伸出双手哀求道:“原弟!原弟!我们一直拿你当一家人看啊,父亲连密道都告诉你,不是将你内定为下一代家主了吗?我等以后都要指望你来率领这一大家子人啊!”

张原淡淡一晒,招了招手道:“且来,且来,不过痛快一死,何必装狗?”

张轩连忙道:“张原,你等等!你可知你母亲是怎么死的吗?”

“噢?怎么死的?”张原脚步不停,继续渐渐逼近。

张轩连连后退,嘴上飞快地道:“你娘留下了一个物事,你看看就知道了。”

说着,转身过去往书柜上取了一个东西,犹自不停地说道:“当年你娘死得可惨了,你知道吗,她是……。”

趁张原被吸引注意之际,张轩将这东西对准窗外,用力一扳机括,一道烟雾腾地一下喷了出去,漆黑的夜空中登时爆出一团七彩烟花。

张轩迅速地转过头来,脸上一片惊色:“不好!!张原你快逃,我不小心发动了暗号,城中的甲士会全部围拢而来捉拿你,再不走就……。”

若是心志稍差的人,说不得真就转身而逃。而张原的眼中只是掠过一丝恼恨,一把提起油灯,朝对面劈头盖脸地淋去。

一泼泛着淡淡异香的液体陡然洒上身来,接着,一点淡蓝地火光在胸口上燃开,并飞速地扩大着,最后张轩整个人都被笼罩在熊熊烈焰中……

“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间变成一根火柜的张轩四处翻滚,发出泼天般的惨嘶来,帷布、床单,能点燃的地方迅速燃烧开来,整个房间很快充斥着烧焦的肉味。

这时,相国府中终于被惊动起来,外院的甲士,府中的供奉,乃至整个洛邑城中追缉张原的军队、高手、衙役,不管是份属于哪一系势力的人手,都朝着相国府飞快奔来。

张原望着渐渐火光冲天的房屋,四周密密麻麻涌来的人影,雪亮的兵器交相辉映,寒光直冲斗牛,无数甲片的撞击声铮铮作响,汇成一股巨大钢铁浪潮齐齐扑至……

誓要将他碾压为泥!!

这一遭,在劫难逃否?

张原挚剑而出,龙吟不绝,一道足以划破沉沉黑夜的剑光,于今夜直犯九鼎!

忽有狂徒夜磨刀,帝星飘摇荧惑高。

翻天覆地从今始,杀人何须惜手劳!

杀!!!

东莞市寮步医院怎么样
福州市传染病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治疗癫痫的好医院
湛江市癫痫病医院在哪
太原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