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带着女徒去西游 第二十四章 杀了他

2020-01-16 19:40: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带着女徒去西游 第二十四章 杀了他

唐斗在九啸大陆当“狄仁杰”的时候和现在当“尼古拉斯”的时候外貌上唯一的区别就是前者有头发,是按照人类的习惯留的,而后者,完全就是一个大光头――这货故意一副精灵的打扮,却留了一个大光头,这其中的嘲讽之意,一度让萨兰多相当的无奈。

而唐斗作为康斯坦丁商会的战略合作伙伴,是理事会再三要求要拉拢的目标,他的精细画像自然会落到十大理事中任何一个人的手中,文森特认得“狄仁杰”,现在看到“尼古拉斯”,虽然两者因为发型的完全不同有几分变化,但是只要仔细辨别一番,立刻就可以认出来。

更重要的是,狄仁杰的身这一头土褐色的熊(被染色的阿宝),眼前这家伙身边也有一头黑白色的熊。

“你是尼古拉斯?”文森特心里升起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见过文森特阁下。在下尼古拉斯*唐!”唐斗一脸笑空可掬,伸手一个抱拳礼,再摊开手是,手中已经多了一个东西。

那是一个徽章,巴掌大小,上面有康斯坦丁商会的印记,而且印记之上还镶嵌着一颗紫水晶。

紫晶令牌。这是康斯坦丁商会最高规格的客户才可以使用的令牌,从康斯坦丁商会建立到现在,一千多年,一共就发出去六块这样的令牌。而当代发出去的只有两个,其中一个,就在那个“狄仁杰”的手中。

文森特瞳孔一缩:“你是狄……尼古拉斯阁下,真没想到,我们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他本来想叫出唐斗的那个名字,但是看到对方的目光,就自动改了口。

唐斗见对方心领神会,笑呵呵的道:“文森特阁下,你应该知道我来找你是什么事吧?”

“这件事情,只是一个误会,康斯坦丁商会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文森特很是无奈的开口。

唐斗没说话,只是目光瞄向了一边的玛尔扎克。

这个草包一样的家伙看到唐斗过来的时候,几乎要吓死,他虽然蠢,但是也知道自己惹了不得了的人物,但他其实最怕的不是唐斗会把他怎样,他怕的是文森特不管自己。毕竟他这一年半里没少得罪文森特。

这个时候看到唐斗居然拿出了自家商会的令牌,他一下子就觉得自己的智商上线了,见唐斗目光瞄过来,他冷哼一声:“光头的白痴,告诉你,别以为你有我们商会的令牌,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只要我给我父亲说一句,你的令牌马上就会被收回。你还没有资格在我们康斯坦丁商会面前嚣张!”

玛尔扎克还以为唐斗拿出紫晶令牌是为了和文森特拉关系呢。他那可怜的智商很微妙的理解错了。最主要是,这个草包甚至连自家商会里紫晶令牌代表的意义是什么都不知道。他只知道紫晶之下的令牌其实更多的执令牌的人弱于商会,有求于商会的时候才会拿出令牌来,但是紫晶令牌就恰恰相反,能拿到这个令牌的人就意味着对商会极端重要,而商会又没有别的办法拉拢对方,所以只好以令牌拉上关系。

可惜紫晶令牌一千年来也就发出去六块,当下只有两块在外面,其中一块还是一百年前发出去的,就玛尔扎克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哪里知道紫晶令牌的意义?

他还以为唐斗是拿着令牌来找文森特“主持公道”的呢。

文森特的脸当场就黑了。

唐斗却是笑得无比开心的样子:“原来如此,那好吧,令牌还给你了!”他随手一抛,就把令牌给抛到了玛尔扎克的手中,然后转身欲走。

文森特恨不得把玛尔扎克拍死,但这个时候哪里顾得上这个白痴,急忙叫住唐斗:“尼古拉斯阁下,等一下!”

唐斗还真的停了,转过身来,脸上的笑容一分不减:“哦对了,文森特阁下,我想和你做一个买卖,你看如何?”

“你做梦,得罪了我们商会还想和我们做买卖。告诉你,没门儿,我们商会不是你可以得罪的起的,除非你把那个女人给我送上来……”玛尔扎克又跳出来秀存在,但说到一半就被忍无可忍的文森特一巴掌打没声了。

“你,你打我?”玛尔扎克一脸的震惊和委屈,差点就要说出那句废材名言了――我爸爸都没有打过我!

显然他是想说的,但是被文森特杀气腾腾的一句话给堵回去了:“你哪怕再吐出一个字,我就杀了你!”

把玛尔扎克的嘴堵上之后,文森特这才看向唐斗:“让尼古拉斯阁下看笑话了,什么样的买卖,阁下还请说来听听!”

唐斗脸上的表情就一直没变过,就像是已经固定住了一个表情包一样,他顿了两秒之后,这才缓缓说道:“我先给文森特阁下算一笔账,在这艾撒姆多,人类商人加其随从,大概有七千余人,而在这场灾难之中,估计剩下的也都在这港口广场里面了。根据刚刚精灵朋友们的统计,估计也就只剩下三四千左右了!”

文森特不知道唐斗为什么会突然算起这个来,但心里的不安更盛了。

“不知道文森特阁下信还是不信,我有能力,也有手段,更有决心,可以把这里的人类商人全都干掉!”一话道出,全场皆惊,不光是康斯坦丁商会的人,还有周围看热闹的人,不管是精灵,妖族,还是人类。

萨兰多心中哀叹一声,看向唐斗,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又听到唐斗继续说下去:“当然,这么不人道的事情,不到没有选择,我是不会做的。所以我的买卖就是,用这些所有人的命,来换那个白痴的命。他死,众人活。而且我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收回那个令牌。”

文森特脸色变得非常的难看:“尼古拉斯阁下,你这是在开玩笑?”

“不,我这是在给你算一笔账!”唐斗手一摊:“一个是不学无术,只知道惹麻烦的白痴。一个是让康斯坦丁商会可以继续屹立在九啸大陆的机会。文森特阁下,你是否相信,如果你选了最糟糕的那个结局,我会立刻赶回九啸大陆,和暴雪商会联手,你猜,以我的能力,多久可以把康斯坦丁商会弄破产呢?”

文森特不说话了。到现在都没有人知道唐斗那一手还原本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能猜测是他的战魂之能,但不管怎么说,这一种将废料还原成材料的能力都是极为惊人的。如果只是唐斗,文森特只会不屑对方的“狂言”,但是加上一个暴雪商会,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康斯坦丁商会在唐斗这件事情上,一直就比暴雪商会差那么一点。那就是暴雪商会的少东家里昂是唐斗的朋友,而且是公开承认的朋友。但是康斯坦丁商会这边,除了一个伍德*伊萨以外,其他人都没和唐斗直接联系过。而伍德的身份比较尴尬,因为他刚刚在继承人的争夺之中落了下风,几乎失去了所有的权力。

这也就意味阒,康斯坦丁商会本来就和唐斗的联系变得薄弱了,可以劝助唐斗的人已经不存在了,那唐斗对付康斯坦丁商会可以说是一点心理阻碍都没有的。

不等文森特想明白,唐斗突然提高了声音:“各位老少爷们儿。我知道你们都很震惊于我刚才说的话。想来很多正义的朋友已经想把我给干掉来主持公道了。不过在你们动手之前,我倒要先问问你们,到底这件事情上,公道在哪里?”

“艾撒姆多灾难降临,大家本应该众志成城,一致对抗那些怪物。但是有些人实力非凡,却只在一旁看热闹,看着无数的勇士战死牺牲,却依然袖手旁观。我与我妻,各自为战,我与萨隆城主在城外奋战,我两个妻子,一个到现在还在四下奔走治疗每一个伤者,一个则是我身边这位,想来不少人已经认得,直到我回来之前,她一直顶在最前线上!”

“我还有一家妹,半妖,是一个还不太懂事的孩子。但就算这样,她也依然努力的想要帮助每一个困难的人,给每一个人送食送水。但我的妻子和我的妹妹,却被康斯坦丁商会的这个玛尔扎克给非礼,这个玛尔扎克想要抓了我的妻子和妹妹给他当玩物,我的妻子和妹妹反击,他居然丧心病狂的抓了我的妹妹。一个还不懂事,年仅几岁的孩子!”

“老少爷们儿们,但凡还有几分血性的人都告诉我,我是不是应该报仇?”

唐斗这嘴炮的效果可谓是惊人的,他微妙的把事情的经过稍稍的错乱了一下时间,把本来的非礼在前,抵抗在后改成了抵抗在前,非礼在后。这样的效果很明显,就会给人一种“玛尔扎克这个人渣居然连保护大家的英雄都要下手,那等于是想害死我们所有人嘛!”

而唐斗那句“有人袖手旁观”,更是把文森特给推到了所有人的对立面。

虽然大多数人不知道文森特什么实力,但是对方的高手气度是一看就能看出来的,但这样的人却躲到人群的最后面,人们不会去考虑文森特带人躲在这里是因为被排挤了,他们只会觉得文森特是怕死。

于是唐斗短短几句话,就给康斯坦丁商会一行人打上了“无情无义,冷血旁观,意图迫害所有人”的标签。

人群从来都是从众的,尤其是在灾难临着的时候,理智,道义那就是个笑话,谁能保护他们,谁能给他们安全,谁就是英雄,反之的全都是敌人!

所以唐斗一句问,全场所有听到他声音的人都怒吼起来“应该!杀了他!杀了他!”

文森特一行脸色大变,想要说什么,却哪里有唐斗的嘴快,唐大贱人的声音再次传到每一个人的耳中:“可是这个玛尔扎克是康斯坦丁商会的人,精灵族和妖族的朋友可能不知道,人类的朋友应该很清楚,康斯坦丁商会在九啸大陆是一个多么强大的组织。而我在九啸大陆还有朋友亲人,如果我复仇,那么他们就会对我的朋友亲人下手。那我应该怎么办?”

“所以我没办法,我只能把事情做绝。我把这里所有的人类全都干掉,这样康斯坦丁商会就不会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那我的朋友亲人就安全了。但是这是一个不对的选择,是一个无可奈何的选择。所以我有一个更好的选择,那就是让这位文森特阁下亲自把那个玛尔扎克杀死,这样是他们自己动得手,那他们就无法对我的朋友家人动手,我不用使用最极端的办法了。大家觉得怎么样?”

唐斗的可以说完全就是胡说八道,完全就是假定理论的升级牌,这一招在唐斗的前世被世界警察国用得非常的溜――先假定对方是,然后为了避免更大的伤害,先弄死对方再说。由此造成的任何平民的损失,都不是他们的错,而是的错。如果对方不是,那么一切都不会发生。

假定理论能成功最大的原因就是人性本能的自私,在面对自身利益受损,而施加方又强大到无法对抗的时候,就需要一个宣泄口,于是被假定的目标就成为了唯一可以发泄的对象。

至于对方是不是真的,是不是真的造成一切悲剧的真相,重要吗?

不重要!

所以哪怕在场无数聪明人已经听出唐斗就是在扯淡,但是他们会说破吗?不会,因为顺着唐斗的话他们的利益才不会受损。那些人类商会很清楚,唐斗和萨兰多一起出现,意味着他和精灵们关系良好,那么精灵们只会帮他,而妖族一方最多是两不相帮。那么作为弱势的人类一方,他们能和唐斗对抗吗?

甚至唐斗他们根本不需要动手,直接带着精灵们离开港口广场,那些依然蜂拥的怪物就会把他们完全的撕碎。人类就那么几千人,怎么去挡那无穷无尽的怪物群?

那么为了活命,他们会怎么选择呢?

别说玛尔扎克本来就该死,就算他是无辜的,这个时候也必须死了。

全场沸腾起来,所有人都在高呼!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未完待续。)

深圳曙光医院口碑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电话多少
新闻资讯
合肥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汕头治疗包皮过长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