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道破天穹 第三百三十四章 灵域门使者

2020-01-14 09:32: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道破天穹 第三百三十四章 灵域门使者

“啧啧,味道不错。--独道境修士的肉身还是很美味的,嗯,蕴含的力量也不错,很霸道。”

玄澜出现在高志身侧,不断砸吧嘴,嘴角有一些血迹不断流淌,洋溢着澎湃的能量,不断落下它舌头一扫裹到了嘴里,再度赞叹。

高志微微皱眉,虽然玄澜吃的是对自己不利的人,但是依旧让他觉的别扭。

大厅寂静,飞鸿门门主呆立,连另外那名站起来的长老也傻在了当场。至于其他人,更是呆若木鸡,这个变故太大了,太震撼了,让他们一时都反应不过来。

“妖尊!”

良久,飞鸿门门主倒吸一口冷气,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的身上竟然还藏有这么凶悍的存在。

堂堂一名伪道尊级别的强者,就那么一口被吞了,连根骨头都没有剩下。

不,还有一块骨头。

不过是刚玄澜刚吐出来的,沾带着粘稠的液体,是那名被吞强者的头骨。

破道境的修士在独道境强者面前,的确什么都不是。但是独道境的修士在道尊级别的强者面前,那更是屁都不是。

翻手间就可以镇杀。

“我已经提醒过你们了,不要过分。”

高志神色冷漠,他可是一个杀主,死在他手下的强者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砰!”

飞鸿门门主如斗败的公鸡跌坐在椅子上,这是货真价实的妖尊啊,如何能敌?

“继续杀不?我还没有吃饱呢。”

玄澜主动开口,凶眸不断看向其他人,特别是门主与那名长老。被看的两人心底发毛,心底后悔不已。

高志微微摇头,玄澜出现的时间绝对要控制。他现在表面平静,其实心底早已非常担心,道尊的速度飞快快,虽然在来飞鸿门的时候,并没有发现空际有任何异常,但依旧很担心他们会随时出现。

所以,这里的事情他要尽快结束。

高志目光看向飞鸿门门主,“门主,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

“通灵符录我奉上,如果有错,也由我来抗,你可以随意动手,我绝对不反抗。”

飞鸿门门主没有一丝战意,那是妖尊啊,根本就没有可比性。真要杀他,他动手还是不动手,绝对没有任何区别。

“不对,那妖尊不属于灵域苍原。”

那名长老忽地开口,眸光闪烁,沉声道:“小子,我劝你最好不要动手,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你想说什么?”

高志双眼微眯,玄澜已经作势欲扑。

见状,那名长老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倪琳俏脸忽地大变,焦急的道:“梁快,赶快让妖尊带你离开。灵域门有禁令,绝对不允许有非灵域苍原的道尊级别的强者出现。他们现在可能已经感受到了妖尊的气息,有可能已经向这边赶了过来。”

“禁令?”

高志眉头一挑,心底吃惊,没有想到还有这种事情。灵域门是灵域苍原最强大的修炼山门,更是自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王族,尽管已经没落,其中也肯定有道尊级别的强者坐镇。

“谁身上有‘通灵符录’,快给他。”

倪琳焦急的喝道,同时又向高志道:“你直接穿过灵域苍原到天语王朝是不可能的了,你必须从我们来的方向出去,那段距离很近,以妖尊的实力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出去。”

闻言,没有任何人有动作。

刘韬怒喝道:“你们都想找死吗?还不赶快把通灵符录拿出来。”

玄澜更是在一旁作势,眸光凶狠的看向众人。

终于,有人出手,抛出一块玉质的物体,高志伸手接过,第一时间感受到其中蕴含的一丝奇异的灵气,拿在手中之后,顿时感觉到眼前变的一阵清明。

“还不快走。”倪琳焦急催促。

“晚了,他动作真快。”

玄澜双眼微眯,看向大厅上方。

“轰隆!”

宛如陨星坠落,整个大厅都被直接震塌,迸溅向四方。而在大厅内的所有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波及,一些实力稍弱的都直接吐血,半晌都站不起来。

关键时刻,玄澜护住高志还有不远处的倪琳和刘韬。

“何人触犯了禁令?欺我灵域无人吗?”

一道冷喝声在空中响起,待尘雾散去,高志抬头看去。空中多了一名白发老者,身躯佝偻,但是整个人却散发出一股异样的灵气波动,与这里空气中蕴含的那种灵气简直一样。

“很强。”

玄澜神色凝重,向高志低语。

高志心底一突,玄澜既然这么说了,就算能够胜利,也不会太轻松。而且他更担心的是那三名道尊也出现,那样的话,玄澜将必死无疑。

看见来人,飞鸿门门主顿时神色一扫之前的颓废,顿时欣喜起来,扬声道:“还望使者为我等主持公道。”

闻言,白发老者根本看都不看他一眼,目光扫过玄澜,最后落在高志的身上,先是一怔,随后眼中有一丝喜色闪过。笑道:“原来是你。”

高志一阵错愕,想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说这么一句话。疑惑的道:“前辈认识我?”

在不明白对方的来意之前,当然需要恭敬一些。

“我不认识你,但是却知道你。确切的说,有人知道你会来,只是没有想到会以这种方式。”

白发老者微笑,“不知小友可有时间前往我灵域门一叙,相信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的。”

这话一处,顿时吓的飞鸿门门主面无血色。这么强大的人,竟然会称呼眼前那个小子为‘小友’?而且还是一种商量的语气邀请,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恨不得扇自己几个耳光,刚才竟然说出了那种话。

若说震惊,其他人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先是弄出一个妖尊,现在倒好,连灵域门的使者都好像在示好。

难道说,飞鸿门要到尽头了?

此刻,就是倪琳与刘韬也都面无血色,看向高志的目光充满了复杂的色彩。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高志心底快速思考这个问题,就目前这种情况来说,对方应该不会对自己不利。不过这么一个强大的山门,一个没落的王族,为何要邀请自己?这让他有些想不明白。

“小友如果担心我灵域门会对你不利的话,老夫可以在此起誓,你看如何?”

白发老者微笑,洞悉了高志心中的想法。

闻言,高志笑了一下,道:“既然前辈有请,就算时间再紧迫,我也觉的有必要去一趟。”

“好,小友果然是痛快人。你尽管放心,绝对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白发老者欣喜,目光一扫飞鸿门的其他人,语气微冷,“飞鸿门冒犯了小友你,你看如何处置?老夫虽然不才,但是可以替你出手。”

此话一出,飞鸿门的所有人顿时感觉到脊背发冷。他们比高志都要清楚灵域门的强大,那是这里的王者,拥有生杀大权。

“不必了,一点小事情而已。”

高志摇头,若非倪琳和刘韬到最后表现的还可以,他或许会选择杀。不过想想为人类留下一些力量,就又觉的无可厚非,根本就没有那个必要。

“小友宅心仁厚,很好,很不错。”

白发老者笑着赞赏,只有玄澜在一旁撇嘴,如果对方看到霸者山脉外的那血淋淋的一战,不知道还会不会说出这种话。

高志干笑一声,却并未接话。

“既然如此,那就随我前往灵域门吧。”

白发老者满脸笑意,“我想,门主看到你,会很高兴的。”顿了一顿,又看向飞鸿门门主,语气晒冷,“今天发生的任何事情,我都不希望传出去,否则的话,就算小友开恩饶了你们,我也会亲自出手灭你宗门。”

飞鸿门门主连忙道:“使者放心,绝对不会传出去只言片语。”

高志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心底叹气。这是一种无奈,弱者就是这样。如果自己不够强,底牌不够多,或许就已经被飞鸿门给坑了。飞鸿门也是因为不够强,所以白发老者的一句话对他们来说就是圣旨,就是一切。

白发老者随后示意高志跟上,在前边领路。高志很想说出自己的担忧,不过想到白发老者也是道尊强者,再加上想到了对方所说的禁令,想必赵赟等人也不敢跟上来,心底顿时放松了下来,斜坐在玄澜的身上,快速的跟了上去。

见高志与白发老者离去,飞鸿门的所有人都近乎瘫倒在地。仅仅片刻的时间里,他们就经历了数次生死危机。

倪琳一叹,原本对高志的一丝仰慕,此刻变成了另外一种滋味。双方之间的差距那是云泥之别,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

“还没有请教前辈的高姓大名。”

玄澜与白发老者并行,高志开口问道。

“就叫我许伯吧,叫前辈显的太陌生了。”

白发老者微笑,没有一丝作为道尊的架子。

“好的,许伯。”

高志点头,忍不住的询问道:“我听许伯你的意思,好像是说门主要见我?我似乎与你们灵域门没有任何瓜葛吧?而且为什么会知道我会来?”

“呵呵,小友莫要急躁,很快你就知道了。”

许伯轻笑,并没有正面作答,前方一座巍峨的山岳逐渐放大。灵域门,到了。

荆门市康复医院怎么样
楚雄彝族自治州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癫痫病科研中心
淄博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唐山去看癫痫病得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