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丈夫临终“雷人”遗嘱引发诉讼

2019-11-07 12:17: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核心提示:2 岁的刘逸澜与自己的同乡、无锡市锡山区东港镇的小伙子赵志伟相恋了,经历了一段人约黄昏、花前月下的时期,爱情的火花很快蔓延。

时光虽已进入了21世纪改革开放的全新时代,但仍有人受传统封建男权思想影响,希望自己死后妻子能为自己守寡。江苏无锡的赵志伟在遗嘱中就写下了 如妻子今后嫁人,三间平房归其侄子赵伟华所有 的条款。妻子再婚后,这份特殊的遗嘱最终在2012年引发了侄子和婶婶间的遗产纠纷。

恋人同居

十二载恩爱不是夫妻

1994年春节前后,2 岁的刘逸澜与自己的同乡、无锡市锡山区东港镇的小伙子赵志伟相恋了,经历了一段人约黄昏、花前月下的时期,爱情的火花很快蔓延。这年的5月,热恋中的赵志伟与刘逸澜同居在一起,俨然过起了小夫妻般的幸福家庭生活。因为住房紧张,他们二人只得与赵志伟的父母一起居住在赵家的三间平房中。虽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生活多有不便,小两口也只好将就了。

到了次年二月,赵家人向邻居刘家辉买下了平房东面的三间二层楼房,但由于匆匆买房,并没有和刘家辉签订购房合同。同居后,由于赵志伟、刘逸澜法律意识淡薄或者是不愿意受婚姻的束缚,所以两人尽管吃住在一起很久了,但一直没有到民政局去领结婚证。两人也没有生小孩,尽情体会二人世界的完美,感觉倒也不错。

时光荏苒,转眼十年过去了。2004年初,刘逸澜意外怀孕了。赵志伟觉得两人收入有限,根本没有能力养好孩子,便劝刘逸澜放弃生育小孩。两人协商一致后,刘逸澜做了人工流产。遗憾的是,这样一来,赵志伟今生就再也无法成为孩子的父亲了。

生离死别

先领结婚证后立遗嘱

2005年前后,赵志伟感觉身体不适,于是独自一人到医院去检查。这检查结果一出来可把他吓坏了,正值年富力强的赵志伟居然患上了不治之症。赵志伟强忍痛苦,没有把自己患有绝症的消息告诉刘逸澜,只是默默地回家养病。一年后,久缠病榻的赵志伟预感到自己时日无多,望着整日忙前忙后照顾自己的爱人刘逸澜,内心感觉很是不舍。为了在自己离去后,刘逸澜能有个依靠,赵志伟开始考虑自己的后事和爱人以后的生活。很快,赵志伟考虑到一个问题,就是他虽然和刘逸澜一起同居生活了十二年,尽管一直是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的,但是由于二人没有领取结婚证,刘逸澜和他在法律上就没有关系。为了能在自己死后让刘逸澜的生活有所保障,赵志伟便在当年10月和刘逸澜一起到民政局匆匆领了一份迟来的结婚证。

从民政局回来后,赵志伟感觉自己的日子不多了,遂召集亲友邻居,到家来安排他的身后事。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赵志伟告诉亲友邻居,请大家在自己走后善待刘逸澜。尽管没有生儿育女,但是现在刘逸澜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了。面对如同生离死别般的场景,听到丈夫赵志伟的话,一旁的刘逸澜想到热恋时两人曾山盟海誓要白头偕老,但如今残酷的现实已把两人的爱情美梦撕得粉碎,顿时热泪盈眶。

为了避免日后家人与刘逸澜在房产上产生纷争,赵志伟说自己已经写下了遗嘱,并要求在场的亲友邻居签字为证。遗嘱载明:在赵志伟去世后,东面三间楼房的使用权归妻子刘逸澜,西面三间平房也归她。如妻子今后嫁人,三间平房归赵志伟的侄子赵伟华所有。赵志伟立下遗嘱时,刘逸澜内心酸楚,由于当时丈夫还在世,说的却是死后的事,再加上遗嘱中把房产都留给了自己,刘逸澜对这份遗嘱在当时也没有提出什么异议。在场的亲友邻居们在唏嘘中签下了名字。

这份迟来的结婚证和这份遗嘱成了赵志伟送给爱人最后的爱情礼物。2006年12月4日,赵志伟被病魔夺去了生命,永远地离开了他的亲人。

遗嘱埋 雷

再婚引发遗产纷争

由于赵志伟的双亲早已相继去世,所以妻子刘逸澜是其遗产的唯一合法继承人。

死去的人已入土为安,活着的人生活还要继续。丈夫过世半年后,2007年6月,刘逸澜再婚了,新任丈夫叫潘奕霖,两人婚后就生活居住在刘逸澜与前夫赵志伟以前生活的房子中。刘逸澜的想法是,她的再婚并非遗嘱中的 嫁人 ,依据农村习俗,出嫁从夫到丈夫家中生活才视为嫁人,她一直住在三间平房内,逢年过节也祭拜前夫,并没有违背前夫的遗嘱要求。2007年10月,刘逸澜和潘奕霖还对三间平房进行修缮和墙面粉饰。日子逐渐转入正轨,2008年4月,刘逸澜生下可爱的宝贝女儿,重新燃起了生活的希望。这年的7月,刘逸澜和潘奕霖在家里大摆宴席,宴请亲朋为女儿举办了隆重的 百日酒 。

侄子赵伟华知晓婶婶已经再婚,于是找上门来,想要走这三间平房,理由是叔叔遗嘱中写的那句话: 如妻子今后嫁人,三间平房归其侄子赵伟华所有。

刘逸澜则认为自己再婚并非改嫁,但这一观点并不能得到遗嘱中的另一个受益人赵伟华的认同。双方争吵无果之下,只得对簿公堂。

赵伟华是赵志伟同母异父的哥哥赵文远的儿子。在得知婶婶刘逸澜和潘奕霖再婚后,赵伟华认为其行为违背了赵志伟的遗嘱要求。依照遗嘱的内容,三间平房应当归自己所有。至于遗嘱中提到的三间楼房,他认为是在赵志伟和刘逸澜结婚登记前购买的,应属于赵志伟的个人财产,在遗嘱中说的是这三间楼房的使用权归刘逸澜,而所有权属于个人遗产。2012年7月,侄子赵伟华持叔叔赵志伟的遗嘱,一纸诉状起诉到锡山法院,请求法院判令三间平房及三间楼房归赵伟华所有。

对簿公堂

法院审判遗产纠纷

锡山法院受理该案后于2012年9月21日第一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后由于案情复杂,又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12月28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庭审中,刘逸澜辩称:三间平房系夫妻共同财产,其中列入赵志伟遗产的份额应由第一顺序法定继承人即妻子刘逸澜继承,故赵伟华无权分得该楼房的房产份额。赵志伟遗嘱的真实意思是,若自己在赵志伟病故后离开所居住的平房嫁到别处去,平房才归赵伟华所有。而刘逸澜再婚后一直居住在该平房内,实际未离开该平房,且刘逸澜再婚后对三间平房进行了翻造。在翻造平房及再婚结婚、养育女儿、摆女儿百日酒席等过程中,赵伟华从未对三间平房的归属提出过异议,现主张平房归其所有已超过继承时效,请求驳回赵伟华的诉讼请求。

亲爱的读者:对于这起离奇的遗产纠纷案,法院会作出怎样的判决呢?

(答案在本期找)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请你断案》答案

锡山法院审理后认为: 因赵志伟书写的遗书中涉及遗赠的部分为三间平房,而三间楼房并未列入遗赠的范围,赵伟华也非赵志伟的法定继承人,故赵伟华要求判令三间楼房归其所有的诉讼请求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另外,因赵志伟所立遗嘱中就三间平房的继承设定了约束内容,即 如我妻刘逸澜今后嫁人,三间平房归我侄子赵伟华所有 ,该约束内容违反了有关婚姻自由的法律规定,故涉及遗赠的内容无效,赵伟华无受遗赠权。法院最终驳回赵伟华的诉讼请求。

生物谷

生物谷

生物谷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