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神破天殇 第200章 鬼引

2020-01-16 17:47: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破天殇 第200章 鬼引

风羽道:“马长老,请撤销方圆百丈内一切的护卫、仆从.”

马宏远一声令下,周围的人立刻散去。

风羽接着道:“马长老,此事万万不可大意。在我救治期间,需要凝神聚气,尤其是不能有人打扰,否则前功尽弃。”

马宏远点点头,“放心,绝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扰你!”

风羽很尴尬地看了马宏远一眼。

马宏远疑惑道:“我也要离开?”

风羽笑道:“马长老也可以不离开,只是这样武某人的把握会降低三成而已。”

“降低三成把握!”马宏远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

这是风羽百试百灵的招数,只要一说会影响驱邪,马宏远立刻就会答应风羽的一切要求。

这个时候,别说是降低三成把握,就是降低一成把握马宏远也不敢继续留在这里。

风羽加了一句:“对于西门公子来说,驱邪是一个极为痛苦的过程。”

“待会西门公子若是有些不适,发出了一些声音纯属正常情况,请不要担心。”

马宏远道:“那劳烦武阁主了。”

风羽笑道:“这是武某人应该做的。”

待马宏远走后,风羽直勾勾地看着西门炼。

这个西门炼,有一个怪癖,就是饮血。

他对于饮血这块非常挑剔,他只饮年轻女子的血,每月必饮。

从他加入天秀宗来,已有十二年,十二年间,他饮血从未间断。

十二年来,为了饮血,死在他手中的亡灵不下千数。

这是他从一个奴役口中知道的。

在平日里,西门炼更是凶狠成性杀人如麻。

这样一个杀人狂魔死不足惜。要风羽去救这样一个恶魔,风羽心中都有愧疚感。

风羽一步一步走近,他拿出了一把长剑。

哧!他一剑朝西门炼砍了下去,西门炼与地狱犬间的连接被斩断。

地狱犬发出了惊人的咆哮声,朝风羽扑来。煞气翻涌,呛的风羽喘不过气来。

风羽道:“传承大人,该你了!我不能发出太大的道力波动。不然被认出来就死定了!”

他现在在这间房子里,马宏远虽然距离他们有些远,但只要风羽爆发出强烈的道力波动。

马宏远绝对是能认出来的,到时候,马宏远必然不会放过风羽。

传承大人道:“我知道,来了。”

风羽的身体发出了一道紫光,他整个人的气息都变了。

在外面的马宏远紧紧盯住了那间房子,道:“刚刚怎么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不对呀?”

风羽的身体已经由风之传承接管,他一举一动都有一股超凡脱俗的气息。

紫金色的光芒流动,一道道符文飞向了地狱犬。

嗷嗷!被符文打中后,地狱犬在地上翻了几个跟头,然后死死看着风羽。

“看什么看?来咬本大人呀!就算你咬到了,咬的也不是本大人。”风之传承道。

一道紫色屏障将地狱犬隔在床外,风之传承将那颗黑白交加的的药丸放进了西门炼口中。煞气沸腾了!

“啊!”西门炼睁开了眼睛,仰天长啸,然后他又倒了下去。

原本他的筋脉就被煞气封住了,现在煞气沸腾,与他体内的道力冲突,就让西门暂时炼醒了过来。

风之传承打出了数道法诀,要将西门炼体内的煞气全部逼出来。

那些煞气在风之传承的引导下,由风羽的手指向外扩散。

突然,一丝煞气居然钻入了风羽的身体。紧接着,一条粗壮的煞气没入了风羽体内。

小银人急忙叫道:“风之传承,这是怎么回事?”

风之传承见煞气正不可抑制进入风羽体内,有些疑惑了,“不应该呀,这是古法!怎么会这样呢?”

那些煞气在风羽体内绕行一圈,就像是在参观一样。

总之,那煞气到哪,风羽那一块地方就犹如有万根冰刺扎进去一样。

小银人道:“风之传承,你踏马的在干什么?”

这可是他的身体,现在是风之传承接管他的身体没错,但是所有的感觉还是由他来接收的。

风之传承道:“肯定没事,我只是不知道那里出了状况。法诀没错呀!”

煞气还是源源不断不可抑制地从西门炼身体中转移到了风羽身体中。

一眨眼工夫,风羽就不能动了,因为西门炼身体中所有的煞气都被他接收了。

风之传承看形势已经被自己弄得如此之惨,就让风羽接管了身体。

风羽无奈摇头,把自己搞成了这副样子,它一转身就撂挑子逃跑了。

煞气充斥着风羽身体中每一处角落,再这样下去,就算他是上古武修的肉身,也会被浓郁的煞气腐蚀掉。

当务之急就是驱散自己体内的煞气。

在紫色光幕外,地狱犬正对着风羽露出了兴奋之色。

因为它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了,只要那层光幕破碎,它就能上去撕了风羽。

砰砰砰!地狱犬不断敲打着紫色光幕,流出了哈达子。

风羽即刻运转武道玄功,驱散煞气。

武道玄功的确很玄,在风羽的努力下,一缕缕煞气被驱逐出来。

而此时,地狱犬近乎癫狂,他不断敲打着紫色光幕。

在光幕上出现了一条条裂缝。估计再过几刻,那道光幕就会被地狱犬打碎。

急迫之下,风羽将煞气逼向了丹田。

突然间,丹田中发出了蓝色的光芒,禁忌之门闪闪发光,蓝色光泽在禁忌之门的纹络中流动。

一缕缕乌黑的煞气居然向禁忌之门涌去。

向禁忌之门涌去的煞气越来越多,在禁忌之门形成了一个煞气漩涡。

哧!就在这时,紫色光幕破碎,地狱犬朝风羽扑了过去。

咔哧!地狱犬撞在了一道紫色光幕上。

风之传承在紧急关头再次接管了身体,并画出了一道光幕阻挡了地狱犬的攻击。

风之传承笑道:“怎样?小家伙,磕掉牙没有?”

他走到了西门炼跟前,运转起了天眼通,“卧槽,鬼引在这里,本大人也是醉了。”

风之传承皱着眉头,从西门炼背后取出了一个黑色的珠子。

这颗珠子的位,就是在西门炼的“魄门”!

当黑色珠子取出来的那一刻,地狱犬就变得萎靡不振起来。

它仿佛失去了什么依托一样,六神无主。

它朝风羽看看,再朝西门炼看看,最后摇摇头,在它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洞穴。

地狱犬跳了进去,而后洞口封闭。

看风之传承还抓住那颗黑色的珠子,风羽顿时觉得几万匹草泥马在他的眼前奔腾。

“传承!你给我放下那东西,你不觉得臭么!”

风之传承解释道:“这可是能招来地狱犬的鬼引,肯定有非凡之处,虽然它藏的地方恶心了一点。”

风羽接管了肉身之后,他将那颗黑色珠子装在了一个盒子中。

然后去点了西门炼几个大穴,让他一时半会醒不过来。

风羽假装一脸的疲惫,走了出去。

马宏远飞了过来,急道:“武阁主,阿炼怎样?”

风羽露出萎靡不振的样子,“西门公子已经无恙。刚刚我点了他几个穴,让他好生休养,以免太伤元气。”

马宏远放出神识,床上的西门炼呼吸均匀,异样全无。

屋子中再也没有之前逼人的煞气,这足以说明,风羽已经将所有的事情搞定了。

马宏远一脸的喜色,他毫不啰嗦地塞给了风羽一个储物袋,“武阁主,你收着。”

“这怎么好意思呢?”风羽把储物袋推了过去。

两万块中品灵石,风羽是真的想要啊,只是他现在不敢要。

现在他没有什么能够钳制住马宏远,万一马宏远一发疯,他人都出不去。

马宏远道:“哪能呢,武阁主你一定要收着。”

风羽仍然推了回去,保命要紧。

马宏远道:“武阁主再推辞就是瞧不起马某了。”

推了两次后马宏远没有想要的意思,风羽故作难为情的样子收下了这袋灵石。

这可是两万中品灵石呀!换谁谁都得心动。

突然,风羽心生一计。他苦着脸道:“马长老,有一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马宏远眨了眨他剩下的右眼,道:“武阁主但说无妨。”

风羽看了看周围,故作小心。

马宏远挥挥手,所有人都退下了,“武阁主请明言。”

风羽严肃地拿出了刚刚那个盒子,道:“这就是西门公子身上的鬼引。”

“马长老回去好好参详一下,只要看是谁能够搞到这个东西,谋害西门公子的人就会出来了。”

最后,风羽故意语重心长道:“马长老,江湖上小人居多,不得不防呀!”

马宏远收起了盒子,道:“多谢!”

风羽只想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便道:“我阁中还有要事,就先告辞了。”

马宏远看风羽很是急迫的样子,没有多留,道:“来人,送武阁主回去。”

一个护卫立刻出来,给风羽领路。天秀宗山门外全是阵法,没有人领路很难进出。

马宏远慌忙跑进了西门炼的房中,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让西门炼恢复过来,好争夺预备宗主之位。

在异兽车上,风之传承问道:“你干嘛把那个鬼引给他了!这么败家!”

风羽摇摇头:“这样一可以博取马宏远的信任,不然他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我出来的。”

“第二嘛,我想看看天秀宗的那群人狗咬狗是什么样子。”

风之传承翘起了二郎腿,“嗯,不错。”

突然,传承大人感觉一股寒气传来,风羽神识化成的小银人正狠狠盯着它。

“刚刚那煞气是怎么回事!”

[本书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成医附院的专家有哪些
黑龙江盛京医院看病好不好
包头牛皮癣治疗方法
呼和浩特白癜风治疗费用
治白癜风绍兴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