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战极通天 第二千九百六十五章:战临极道,我为巅峰!

2020-01-14 19:17: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战极通天 第二千九百六十五章:战临极道,我为巅峰!

第二千九百六十五章:战临极道,我为巅峰!

比墨更深的黑遮蔽了眼,无形的诅咒交奏着邪念与痛苦侵蚀着心,生有二面七目的妖异魔族带着如同感激的微笑却挥手刻画一道道令人心骤紧的晦涩符文,这些边缘锯齿,像是猛兽獠牙对外啮噬的符文怎么看都象征着不详,若一滴便可倾崩宇宙的恐怖此时江汉汇聚,蒸腾为一片茫茫魔雾,遮蔽所有可行退路,魔邪口中漏不出半道神芒。

带着刀锋锐利理应坚不可摧的身躯在这无形之力侵蚀中却毫无抵抗之力的消亡,从中跃出一道火焰燃烧的不屈光影怒视着来袭的魔障,这凶只是笑着对英灵伸出臂膀,若千宙未见好友拥抱,那流转着剧毒的獠牙却深深刺入圣魂脖颈处,化作深黑的狂毒迅速将暗金取代并流遍全身,火焰腾起的浪头一次比一次要矮,正如这圣魂渐渐溃散的双眼,在这片注定吞噬英雄豪气的魔难中堕落沉沦。

圣魂愈发黯然与虚幻,犹如败絮却被白衣的魔族抱紧,此时的紧抱更像是热恋情人,而那堪称妖孽的脸上更透着能令无数心灵受其俘获的美丽朦胧,然而他露出的獠牙正在不断地吸摄被染为魔色的暗金鲜血,这是囚笼中最无情的吞噬之刑,通天战圣的血实是魔族眼中最美味的珍馐。

但就在这时白衣魔族却望见怀中猎物虚弱而轻蔑地扬起了脸,一道道溢出辉光的裂纹蔓延英武面庞,并在他绝来不及退避的情况下直接爆裂。轰然之中无数道锋锐神刃斩空,带着舍我誓死的不屈,带着诛尽魔邪的浩然。

“咳……”魔圣跌退,妖异的面庞少了一分血色,他抬头,七只色彩不同却都笼着黑暗的眼眸闪烁邪异之光,面前的混沌中分明有一朵绚烂的花绽放,星炎所作的花瓣如禁忌般触碰不得,这朵花却是以鲜血与圣魂浇灌,魔难面前有傲骨宁死不屈,在禁锢与生命流失中毅然选择了最绚烂的爆发。

“通天战圣好生英勇,不过很抱歉,即便如此也不可令你逃脱,请通天战圣在此陪我赴宴,混沌生食自古少见,不妨以此来一场传奇辉煌!”魔圣张开双臂大笑,他的臂膀延伸出灰白的薄纱笼罩四极八方,不知多少道径的混沌尽皆染上这深色的屏障,注定其中一切尽皆逃不出其中牢笼。

紧接着,魔圣却是抬起右手以刀刃般左手指甲割腕,一片血光飞溅中竟有无数生灵精气喷薄而出,在他的血液内分明藏着一个个大世,只是此时它们身临绝境,被贪婪混乱的混沌疯狂吞噬侵蚀!在界壁被混沌碾压成渣之时却有一滴墨黑的血流落,渐渐变成了一场墨黑之雨,开始淅淅沥沥,渐渐化作了大雨滂沱。

而伴随着这黑色暴雨落下的是那无数大世中生灵的哀嚎,重重罪孽如锁链般缠缚魔圣身躯,而他却对此毫不在意。将生灵储存在异时空内如畜牲般圈养,等到杀心起时释放出来大肆屠戮,这是魔邪宇宙最流行的做法,只不过他作为立于巅峰的魔圣总能做到其中最妙。

骤然间,黑雨中出现了不同的色彩,自那朵绚烂开放的暗金花朵中偏偏有一道流光破开混沌,在不断燃烧陨落中冲来,暗金火焰顺着黑雨燃烧而上,溯流将侵蚀的混沌燃烧得一干二净,化作残骸与废墟,或尚存一丝生息的诸界皆被这暗金光芒收拢,而暗金流星却一往无前地朝一切的祸首发起攻击!

“明知必死,都要令这些蝼蚁多苟且一阵?”白衣魔圣不禁叹息,这也是,混沌中厮杀超越时空概念,或许这“一阵”在那些被救下的残破界域中却是千秋万代,甚至数万代岁月之久,足够那些生灵继续传承无数世代,可对他来讲,它们依旧逃不过毁灭的终途。

你可暂且将它们救下,可这种善行只会让你拉着它们一齐堕入深渊。

七眼闪烁,魔圣露出了嗜虐的笑容,他望见流光中有一道犹如巍峨巨人的身影将划裂混沌的战刀高举,一刀落,誓斩尽邪孽不公,玄虚气息萦绕在这一刀侧作金戈铁马法相而前,却是历代神圣老套的正道演绎。圣刀下魔圣全然无惧,却是轻念一道魔言,那飘渺诡异似是旋转的魔纹撞上刀锋,竟扭曲着将刀锋生生切断,但刀断面处,仍有那耀眼锋芒,普照混沌与魔身,令他消融瓦解,自有剧痛。

可这种痛吓不到最凶的恶兽,却只是刺激得它最为兴奋的助燃剂而已,庞大的野兽张开那线条构造的狰狞巨口迎接着神辉降临,你英姿神武,却不过我口中饕餮盛宴。

这漫天黑雨,众生之血皆是你的陪衬,却唯有人族第一战圣的本源是值得品味的至美,巨口闭合,终可如愿以偿。

“战!!!!!!!!”身赴巨口时唯有一言,那浑身燃烧的身姿终究撞入深渊血口之内,璀璨锋锐的光将所见的魔域都斩得残破不堪,可在无穷压力与残暴中这势如破竹的身影也终究不堪重负,开拓天地时轰然倒塌,碾作一片血与尘。

令人毛骨悚然的碎骨之音伴着墨黑线条巨兽咀嚼传响,白衣的魔圣张开双臂,沐浴在黑雨之中,任由这片禁忌罪孽的黑色将自己染得越来越黑,他带着笑意,大毁灭的余韵中浑身却若染上一分旷世的圣洁……

“咳……”一声并不响亮却比雷声更令人惊骇的咳声在那位传奇的府邸中响起,已然覆甲的叶天以刀驻身,染上一点墨黑的血不断从嘴角流下,在他的瞳中也有那黑线构造的难言怪兽张牙舞爪,猛地爆发出致命的扑杀。

“笙舞魔君……”血流中叶天念着这个名号,那二面七目将自己化身灭杀的巅峰魔圣,不愧是诅咒极道者,他竟在灭杀自己化身的同时还将如此凶猛的诅咒顺着大道维系透过混沌域神界大阵直接攻伐本尊,对他来讲这虽然远不算致命威胁,可配合着化身被灭的反噬影响却已是足够令他虚弱一阵,造就这种伤势可比与通天战圣本体搏杀容易得多,魔族自然会紧握这难得机会,给踏着巅峰魔圣尸骸与魔帝威严名扬的通天战圣盛烈回礼。

叶天不曾停止求战与求道,在本尊镇守大宇宙时他会谴出化身行走混沌,这化身实力远不足本体,却也有相当于玄虚中阶实力,凭借叶天的部分战道精妙甚至有机会与高阶玄虚圣者一战,但无奈他这一次遭遇的是一尊巅峰魔圣,面对这尊有着压倒性优势的存在不携带护身至宝的化身被灭几乎是唯一可能,叶天掌控化身拼死一搏还给笙舞魔君留下伤势都已算是难得。

“倒是我小觑天下英雄。”望着混沌,仿佛遥隔这无尽混乱见到那魔君得意嘴脸的叶天平静自语,遭受灭杀的经历实在痛苦而屈辱,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他能斩杀巅峰魔圣,别人自然也可以斩杀他化身泄恨!就是当初初行混沌的叶天都曾与云钏妖王化身交锋,甚至引至绝域无阵节点将其灭杀,尽管叶天这道化身远比云钏妖王化身更强,在巅峰存在面前也难有挣扎之力!

而如今化身遭受灭杀的叶天也付出了惨重代价,这道化身战力都几近高阶玄虚圣者,几乎倾注了叶天最多的本源道力,叶天透着这化身窥见混沌并进行参悟,而在这化身灭亡之时他自身大道也受到猛烈冲击,就像是航行的战舰被一场大浪冲击,其中物什七零八落,就算是船身结构都残破缺失,令叶天想起无目大尊当初在他刀下疯狂逃生时大道崩塌的恐怖。在大道交锋残缺严重之时,就连大道本身都会被冲垮,一尊巅峰圣者掌握极道至为巩固,可他也有被打落境界的可能!

此时叶天就遭遇了这一场乱,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血脉沸腾,战、星、火、刀、历史、生命、人、神、兽种种大道乱舞交错,其中以如通天高塔般最为巍峨的战道受影响最激烈,此时开始摇晃颤抖,不时有代表战道威猛的金石坠落于地,砸在不知名的平面溅起比血更令人心痛的涟漪,这渐渐化作雨幕,狰狞裂口越来越多的战道不断颤抖,如一头受伤的神龙发出不甘咆哮,龙目中却分明透着黄昏,但它不甘!

“我之战道,将崩于此?”叶天望着无数刀光剑影自战道高塔的裂缝中溅射,看到神龙身上滴落的血液猛地化火焰升天,他不禁喃喃,此时的每一抹流失与碎散皆是他自身战道经历的崩溃,又是一种非凡感悟的湮灭,他在那道化身中寄托太多本源,至今却无法将自己寄宿取回,只能看着它们流走消灭,憾然消于世界间,而整座战道高塔的颤抖则代表他此时本源战道遭遇真正危难,很可能来一场破灭碎散,令一切辉煌皆做鸟兽散。

这绝不是化身被灭与诅咒所能带来的灾难,这种乱只能来自自己,毁灭的冲击不过是其导火索!明白这一点的叶天目露耀芒,却冷静地注视着战道高塔的震颤崩塌,在关乎自己圣道根本的灾难中如同超然于外,心中却有无数火光碰撞,皆是述说大道猜想最耀眼的光。

“如此波动……通天战圣大道有恙?”而此时也有感知极强的圣者惊觉一股如流星陨落气息遥遥传来,令他们不免望向通天战圣府邸,心有骇然惊异。

身为人族第一战圣,也是如今神圣宇宙最具传奇色彩的当世英雄,叶天承载着整个神界的密切关注!他的辉煌令整个神界欣然鼓舞,而他的殇却是神界之痛,如长夜笼神光,太过凄凉!

但震惊担忧的圣者们却没有一个对叶天询问状况,因为他们明白解铃还须系铃人,此事只有叶天自己能够应对,这是他的关键一战!

府邸内,叶天仰视震颤高塔,望着巨石翻滚熊熊烈火坠落,他的心头一抽,比被剐去心头肉更痛,又一股力量离己而去,而自己却根本无法挽留这场崩塌!

战道崩塌,源于何处?难道我的通天战道有谬?叶天心中千思万想流过,却注视着那巨石星陨化作一种疯狂,我的通天战道从来一往无前,面对任何一尊敌人都是如此,面对自己,面对道峰也是如此。

既然无法阻挡崩塌,那就崩溃吧!让一切尽皆粉碎,令我重铸这战刀辉煌!

磅礴的战意冲越府邸之巅,化作一股比当初圣武柱更耀眼强势的大道之柱穿透宇宙的尽头,迅速引得世间无数圣者锁定视线,带着惊讶看这尊威名远扬的通天战圣啸动世间。无视了整个世界的注目,府邸之内的叶天如同燃烧火焰般带着疯狂爆发出绝强战力,如一柄战刀指天,谁见此锋不胆寒?然而在此刻这种战道爆发仿佛自杀,因为战威调动之际本就不稳定的战道高塔因此剧颤并不可挽留地到分崩离析境地,承载着战道无双的高塔在最猛烈的动摇中猛然炸碎,化无数闪着耀眼光芒的碎片挂满天穹,每一片却皆是星辰与火焰,为一柄断刀,其中折射出的战道傲然能令无数战圣都为此折服,痴醉于通天战圣的百战传说内!

而在这一刻有无数圣者为之失色,大道崩灭?这岂不是意味着叶天的战道陨落,一世无双者辉煌终结?

苍茫大帝、命脉霄圣、无明王尊等至圣更是死死望着这漫天碎道,没有谁比他们更紧张,难道人族的希望要以此夭折,还是说,凤凰涅槃,鱼跃成龙!?

“战!”但在这一刻手持圣刀的叶天猛地发出一声怒吼,战刀指天,无限锐意冲破霄汉,却引得无数战道碎片尽皆吸附环绕,伴着叶天的怒吼这柄刀扫过天际划出千百万亿深邃沟壑,如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暴将天穹尽头尽皆扫荡,却将无数道承载着战道雄浑深邃的碎片挂满穹庐,一颗颗璀璨的星将碧落照亮,紧接着燃起炽焰,永成辉煌,在这长空中挂满的是将星不朽,乃战火熊熊!天穹的中心却是那柄可破尽万道威严无限的圣刀,这一刻星云铸就,战刀当空群星缭绕,无双传说由此流淌徜徉!

而伴着这群星萦刀法相铸就,一股难以想象的威压暴涌而出以整个世界为目标镇压,叶天的面容氤氲一层无双神圣辉,他望向天空,苍云混沌退!

“吾,通天战圣,在此战道成!”

浩浩荡荡的圣音传遍神界,也穿透宇宙的边境将整个鸿蒙,六大宇宙尽皆传荡,无量的威严令他脱胎换骨,这一刻无数圣者皆感受到了自身大道的本源颤抖,而众至圣则在震撼之后露出最为欣慰的笑容,在宙之外,却有不知多少枭雄神情悸变,震颤难言。

众生与万道的颤抖中却叶天却无比明白,伴着这场蜕变升华,有一种陪伴自己太久的力量,这一刻离去了。

可无论有多少惨痛与牺牲,他终究走到了这一步,通天战道,终至巅峰!

鞍山市妇儿医院
高唐县妇幼保健院
长治有妇科医院吗
深圳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江门看牛皮癣要花多少钱
分享到: